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媒体视角>正文

文艺报:三大英雄史诗对网络文学创作的启示

时间:2017-12-04 14:00:28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1479790048364492.jpg_t.jpg

  世界著名史诗,如希腊的荷马史诗、冰岛的《埃达》《萨迦》、印度的《罗摩衍那》《摩诃婆罗多》,是各国神话的重要载体,深深地影响了全世界的文艺创作,成为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过程中,大众文艺的改编、传播,功不可没。比如,北欧神话经过托尔金《魔戒》的再造、传播,成为欧美奇幻小说、影视剧创作的源头,也影响了中国网络小说的创作。中国的网络作家们从华夏远古神话、道教神话、佛教神话和《西游记》《封神榜》等明清小说中,汲取想象资源,创造了奇幻、玄幻、修真、仙侠、异能等各文类的创作奇迹,吸引亿万读者热情追随,使得年轻人对传统文化迸发了兴趣,并随着网络小说在世界各地的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对世界各地的年轻人产生了巨大影响。

  中国的三大史诗——藏族英雄史诗《格萨尔王传》、蒙古族英雄史诗《江格尔》、柯尔克孜族英雄史诗《玛纳斯》,是具有世界声誉的史诗巨著,把三大史诗的想象资源用于网络小说创作,进而扩展它们在世界上的影响,应该是一条清晰可见的传播道路。因此,我们应该认真分析这些史诗对当下的网络文学创作具有哪些启示意义。

  《格萨尔王传》中的“灵魂外寄”

  《格萨尔王传》是世界上篇幅最长并且仍在不断生长的史诗,包含着藏民族文化的原始内核,民间艺人在说唱作品时,常常把作品总括为“上方天界谴使下凡,中间世上各种纷争,下界地狱完成业果”。

  格萨尔是神子在人间投胎而生,其他众多英雄也多是神在人间的投胎转世,荷马史诗与此相类似,主要人物常常是神的后裔或者是人与神的混血儿,如《伊利亚特》主角阿基琉斯是人类国王与海神的女儿所生,因此他们是神性与人性的混合物。格萨尔与英雄们来到人世间前后,得到诸天神佛加持护佑,具有无穷的神通、法术,比如能制造各种飞船,依靠法术飞行,有些飞船甚至具有隐身功能,在征讨魔王的战争中大显神威。

  《格萨尔王传》的神话思维与世界架构,是藏传佛教的世界观、原始宗教苯教的自然崇拜观、藏地的社会自然因素混合构成的,其中通行的万物有灵论,也是世界各地神话的基本思维特征。灵魂外寄与灵魂转世,是《格萨尔王传》中的重要观念,体现了神话思维的特色。《格萨尔王传》中,神、人与妖魔鬼怪的灵魂可以离开肉体,寄存在植物动物与山丘之上,寄魂物还能为灵魂增添力量,妖魔的寄魂物越多就越强大,只有消灭他们全部外寄的灵魂,才能战胜他们。

  比如魔王鲁赞的“寄魂海”是他仓库里的一碗癞子血,把这碗打翻,寄魂海才会干;而他的“寄魂树”,只有用他仓库里的金斧子砍三次,才会断;他的“寄魂牛”,只有用他仓库里的玉羽金箭去射,才会死。如此才能令他神力枯竭,头脑发昏;在他睡熟的时候,他的额间有一条闪闪发光的小鱼儿,这是他的命根子,鱼儿闪光的时候被箭射中,他才能死。

  再比如魔王托桂的寄魂物有五个:一是黑熊谷中的大黑熊,二是天堡的九头猫头鹰,三是罗刹大峡谷的恐怖野人,四是毒海的九尾灾鱼,五是林海中的饿鬼树。每一个寄魂物都需要特定神通的英雄才能战胜。而其中的黑熊十分凶狂,是很多厉害魔头的寄魂物,其脑子里有三块鸡蛋大的弹丸,是天魔神、地魔神、空魔神的魂魄依存处;心脏里有九股金刚杵,是托桂魔王的魂魄依存处;肝脏里有鹫鸟翅膀,是众魔臣魔将的魂魄依存处。

  这样的灵魂存在方式的想象,在世界各地的史诗和神话中是普遍存在的。如北欧神话中,众英雄在战斗中死去,灵魂回到英灵殿——瓦尔哈拉,就能恢复不死之身,像从未受伤一样饮宴狂欢。灵魂外寄的想象也在现代电影、小说创作中继续生长,成为关键设定,如“哈利·波特”的主要反派伏地魔,正是因为有多种寄魂之所,才成为几乎不会死的大魔头,构成主角的强大敌人,迫使主角不断追求魔法能力的进步。而《格萨尔王传》的灵魂存在方式的想象,更为丰富多样,而且在现代大众文艺创作中还未得到充分运用,给网络文学创作提供了充沛而新颖的想象资源。

  《江格尔》中的三界划分

  《江格尔》是蒙古卫拉特部英雄史诗,史诗中的世界分为上、中、下三界,天界住着长生天等天神,但是也住着恶神。中界人间的主要场景,是江格尔等英雄们居住的“宝木巴”,是妖魔鬼怪处心积虑想吞占的宝地。“宝木巴”四季如春,这里的英雄们长生不老,永久地停留在25岁,与荷马史诗中的神和英雄们一样,健康漂亮,有活力,不衰老。而下界非常具有戏剧性,入口是一个深深的红洞,地洞里有宽窄不同的七层地方,与人间世界一样,有大地、高山、海洋和各种动植物,死者的灵魂会来这里。这里有上、中、下三界传说中的人物,有被捉来的仙女和人类英雄(如洪古尔),有可以举起一座大山的巨人,下界之主是长着“黄铜嘴黄羊腿”的老妖精以及数千个各色妖精。

  连接下界与中界“宝木巴”的是如意树,江格尔去下界搭救伙伴洪古尔的时候,嘴里含着这棵如意树的叶子,医治了身上的伤,并保护着他游到咆哮的红海底下,找到了已经死去的洪古尔的骨骸,又用神树叶使洪古尔起死回生。这个如意树与北欧神话、奇幻文艺中的“世界之树”作用类似,起到支撑世界、提供生命力与治疗伤痛的作用。

  上、中、下三界的划分为现代大众文艺创作提供了重要的借鉴。很多网络小说的冥界、下界的设定也与此相似,它们只是世界的一部分,主要住着非人类的角色品种,这里敌人多、盟友少,是故事主角作战的场所,在故事主角的“敌人”“对手”这类角色建构中,起着重要作用。

  《玛纳斯》的人物谱系

  《玛纳斯》并非只是讲述一个主角的故事,而是英雄玛纳斯及其子孙八代人,带领被奴役的人民共同反抗外来统治的八部英雄传奇。《玛纳斯》的主角们是人类英雄,并且带有悲剧英雄的色彩,但是他们的妻子与导师是仙人,这个仙女人物谱系是系列史诗的重要角色。

  《玛纳斯》世界里的人们,崇拜上天腾格里,那里是神居住的地方,崇拜大山,那里是仙女住的地方,崇拜河湖,那里有神力。有些神泉能治愈伤痛,与北欧神话中能供养世界之树的生命之泉作用类似。

  主角家乡的邻近地区,有一座仙山卡依普,上面住着很多仙女,她们各具神通,与早期萨满教中的女萨满功能相似。她们帮助主角一方战胜敌人,并嫁给主角子孙后代,与英雄们并肩作战。

  玛纳斯的妻子卡妮凯美丽智慧,深谋远虑,组织能力超群,能未卜先知,能起死回生,为玛纳斯缝制的战裤能伸能缩,防水火,刀枪不入。她在玛纳斯去世以后,又辅助儿孙两代成就不凡功业。玛纳斯的儿子赛麦台依的仙妻阿依曲莱克,有倾国倾城的美貌,能化身为白天鹅在天上飞翔,屡屡在战争关键时刻帮助丈夫渡过难关。玛纳斯之孙赛依铁克的妻子库娅勒是一位女战神,战力惊人,是赛依铁克的保护神,二人长期并肩作战。玛纳斯重孙凯涅尼木的妻子绮尼凯精通魔法,经常战胜会魔法的巨人,使自己一方在战场上立于不败之地。

  《玛纳斯》中还有一个导师型人物巴卡伊老人,活了350岁,自玛纳斯出生起,一直教导着、帮助着玛纳斯,玛纳斯死后还帮助着他的后代。他与《魔戒》中帮助主角的巫师甘道夫、《亚瑟王》里的导师梅林作用类似,其功能是帮助主角成长与达成愿望,其实对应着我们对导师与智者的需求。

  总之,中国各民族的传统文化资源,是为中国文化发展提供养分的神泉,也将随着中国大众文艺走向世界,为人类文明提供更多东方民族的智慧。当下的网络文学作家在创作中应该不断借鉴这三大史诗中的丰富创作资源,创作出更多更好的网络文学作品。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