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独家报道>正文

当网络文学撞上中高考

时间:2017-11-01 10:37:37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未标题-1.jpg

  记者采访了对网络文学颇有研究的北大中文系副教授邵燕君,出人意料,她却对这一代中学生00后颇有信心。

  “你能否认吗?这一代孩子多才多艺、爱好广泛、信息量大,什么都知道,说话一套套。”

  而在他们父母的眼里,孩子们却是个矛盾体,一方面,儿女很聪慧大家也承认,但另一方面懒散、自恋、不懂事,好像时时都要失控的样子。

  印刷时代成长的人如何看待网络文学对孩子的影响

  “和现在的中学生聊天,你会发现中国精神上的‘富二代’诞生了。30多年经济的高速增长,让这一代的孩子不可小觑。他们会对我说,既然生活在这个世界,就要勇敢地去改变不合理的地方,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他们的道德起点比前几代高。”

  在如何对待很多孩子沉溺网络文学这一家长困扰的方面,邵燕君给了家长们一颗宽心丸——不要那么揪心于这一代青少年的判断力。

  判断优劣、明断是非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去自学。

  看得多、读得多,对作品好坏的感知力就自然会加强。

  “为什么大家觉得网络文学整体低俗、质量残次,甚至说90%的网络小说都是垃圾?”邵燕君自问自答,因为这个标准是对应大家已经熟悉的纸质文学而来,这两者之间的比较是人们的习惯使然,但在逻辑上却无法成立。

  因为所有纸质文学都是经过编辑精心筛选的,想要在报纸期刊上登一篇作品,门槛是相当高的。

  而网络则不然,哪怕一个小学没毕业的人也可以敲敲键盘在论坛、贴吧中写下点什么。

  哪怕只有一句话,这句话也会有一个能够承载它的平台。

  所以客观地看待网络文学的质量高低,要看它最后有没有足够数量的好作品走出来,“如今的网络文学生态其实很健康,从文学的角度上看,它有着非常庞大的创作基数,基数越大,出现好作品的概率越高”。

  邵燕君对家长、老师和教育界出版界这代人也进行了反思:

  媒介的变化会造成文学性的变化,会决定这一代人阅读的偏好。我们是印刷文明哺育下长大的,反复阅读的作品,或者从心底认为是优秀的作品,是十八九世纪文学大师的经典作品,是现代主义,是以作家为中心的精英文学。

  今天,印刷文明教育下长大的人成为教育的主导者。这导致了00后、10后这些在移动终端长大的孩子,他们所接受的教育和教学的内容,媒体和媒介传播的内容,都是上个时代建立起来的。

  主流文学与学校紧密结合在一起,有巨大的号召力,父母与教师和社会建立了一种公认的文学性,用它衡量一切。

  所以,“大家认为,高考语文高考作文都是有用的,参赛也是有用的,而看网络文学是浪费时间”。

  这就造成了“政府军”和“游击队”的分野。

  在这一代青少年心中,泾渭分明地存在两种文学世界。

  一种是公开的、应对成人世界的,可以面向任何人的文字表达。

  一种是地下的,反映这一代人欲望、价值观的亚文化。

  “不要小看这种地下文学。”邵燕君强调。

  那些用玄幻、二次元的概念和皮毛糊弄读者、与生活无关的文字是不会讨好孩子们的。

  而一些流量很高的玄幻故事是接地气的,就是孩子们的内心表达,故事情节都是他们内心欲望的直接反映。

  “你想想,这些面对中考高考、作业如山的孩子时间少任务重,要偷偷摸摸,要抓紧一切零碎时间,谁会看几百万字不相干的文章?父母卡得严,还要拿出不少钱来打赏?为什么?”

  “大家一想到网络小说就是穿越的虚构的,毒害青少年的,但在我身边也有正面的例子。”

  邵燕君在北大的一个学生,是四川省第十名,高中时候一直看网络小说。她问学生,你哪儿有时间复习,为什么能考得那么好?他笑答,“我们爱看网文的人心理素质、自控能力都很强。”

  上瘾的玩法,无论打游戏还是看网文,凡是父母加入的,他们都坚持不下去

  不要小看这一代孩子

  邵燕君的孩子快18岁了,也是网络文学爱好者。

  在儿子八九岁的时候,一直研究阳春白雪的邵燕君开始研究网络文学。这母子二人有了可以切磋的共同爱好。

  当时,作为新手,她第一步面对的问题,是在浩如烟海的网络文学中如何选择出好看的作品。邵老师不得不承认,成人要看进这些中学生迷恋的文章,需要克服很多障碍。

  但一段时间以后,邵燕君释然了,“不必过于担心青少年对此的判断力”。

  判断优劣、明断是非是一种能力,这种能力需要引导,但更重要的是需要每个人去自学。

  看得多、读得多,对作品好坏的感知力就自然会加强

  现在不少父母把网络文学妖魔化,主要是因为不了解它,网络文学已经发展了近20年,其中不乏精品。

  如何对待孩子们判断力差,容易成瘾的问题?

  邵燕君说:“大人不要惊慌。商人的本能就是赚钱,游戏开发商也好,网络小说的写手也好,目的就是要你欲罢不能。凡是父母一起玩一起看的,都坚持不下去。”

  邵老师介绍了自己的秘籍。对小说中的人物,母子二人互相切磋,各种写法和形象塑造,两人也经常在饭桌上评头品足。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各有观点、和而不同。

  在小学就开始阅读网文的邵燕君儿子,在进入中学自我介绍的时候,慷慨地写下:

  “我是放养长大的,14岁的人生无拘无束。”

  “看,这语感!广泛、快速的阅读对他的写作大有好处。”邵燕君说。

  马上高三了,功课越来越紧。但邵燕君儿子暑期一直在读穿越到三国的网文,发现太不解渴了,突然对妈妈说:“18岁,我要读完24史。”

  邵燕君说,这些看网文长大的孩子,脑洞开得更大,人格也更加豁达。放松状态时,他们文章的表述能完全超出成人的想象。

  “当然,不是说读了网络文学就好,孩子有各种各样的。”

  邵燕君认为最重要的,是家长们能尊重孩子的欲望,多关注他们阅读的文章,把两代人一起阅读网络文学作为家庭生活的一种方式。

  有了大人潜移默化的引导,孩子的阅读趣味、写作能力会提升。

  “新的一代作家正在崛起,他们在突破前辈的叙述模式,追求自由运用母语的新奇感。10年后等他们浮出地表的时候,你们都被‘吓死了’。”邵燕君笑谈。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