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助手 > 数据中心 > 网文年报>正文

《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6~2017)》在京发布

时间:2017-05-24 23:42:53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W020170523543313576150.jpg

5月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主办的《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6~2017)》发布会在京举行。

社科文献出版社总编辑杨群介绍了蓝皮书的编辑出版情况。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研究员、课题组召集人白烨等课题组成员参会讨论。

《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6~2017)》,设长篇小说、中篇小说、短篇小说、纪实文学、散文、诗歌、戏剧、网络文学、文学理论批评9个专题,分门别类地对年度的文学创作、文学现象、文学论争与文学事件等,进行了全面的梳理与概要的描述。翔实的文坛资讯,精到的学术提炼,尤其是对一些焦点性现象与倾向性问题的捕捉与评说,突出地显示了年度文学的客观走向、基本风貌,及其发展演进中的主要特点与存在的主要问题。2016年的文坛,总体来看,是在平稳中内含异动,异动中依流平进。这种或显或隐的变异,既表现于诸种文学大事与要事之中,又呈现于各类题材的文学创作之中。习近平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引起新的学习热潮;在各类文学创作中,现实性题材以作品量多质高,更为引人注目。纵观当下文坛演变,娱乐化文化思潮强势运行成为主要症结。因此,直面当下现状,振兴文学批评,就成为当务之急。

剖析文学演进三大动向

《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6~2017)》指出就2016年文学演进的情形看,最为值得关注的动向主要是三个方面。

第一,在文学质量上有着标志性意义的长篇小说,直面当下社会现实的倾向更为突出,各显其长的写法中,切近日常生活的叙事更为彰显。

在积淀深厚的乡土题材和相对薄弱的都市题材之中,2016年都有锐意出新的作品,值得人们关注。在乡土题材方面,贾平凹的《极花》,格非的《望春风》,付秀莹的《陌上》,都在传统的乡土题材上翻出了新意,而都市题材写作中的王华的《花城》、温亚军的《她们》等,无论是描写人们有得又有失的都市生活,还是铺陈有喜又有忧的都市故事,都带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

第二,纪实与报告文学朝着贴近国计民生向时代深处深入掘进。2016年,铁流、纪红建的《见证——中国新村红色群落传奇》,何建明的《爆炸现场》,许晨的《第四极中国“蛟龙号”挑战深海》,彭晓玲的《空巢:乡村留守老人生活现状实录》,白描的《秘境——中国玉器市场见闻录》等,分别以现场直击、跟踪采访、田野调查等方式,对重大事件和重要现象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与实证性的描述,给人们提供了这个时代“进行时”的最新资讯。

第三,网络文学经由ip的开发,正在整合为网络文艺与网络文娱。娱乐化与游戏性,是网络文学的主要特性所在。但近些年来,随着网络客户与移动用户的大量增长,人们从不同角度都看好网络的潜在市场,2016年间多家大型网络文学厂商积极进行并购,竞相创建以网络文学为核心IP来源的产业生态,越来越多的网络文学作品被改编成影视、游戏等作品,影视业也不断加大购买网络文学版权的力度,这使得网络文学以IP为中心,正在形成以网络小说为基点的网络文艺与网络文娱。在北京举行的一个交易会电视剧作品展示中,由网络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占展示作品总数的近半。各种趋势都在表明,网络文学市场快速发展,正加速与影视、动漫、游戏等领域深度融合,以网络文学为核心IP来源的产业生态逐渐形成。

“80后”、“90后”文艺群体崛起

《文学蓝皮书:中国文情报告(2016~2017)》指出,以网络文学为标志的新媒体文学的兴盛,以“80后”、“90后”为代表的新的文艺群体的崛起,以年青一代为主体的新的文学受众的激增,以及它们在形成新的文学形态,构造新的文艺类型,释发新的文学观念的同时,对整体文学构成的强劲而持续的冲击,对社会文化生活造成广泛而巨大的影响。这些都给我们带来新的问题与新的挑战。这使当下文坛的症结主要体现于四个方面。

第一,视界全球化。

全球化或者世界性,是中国当代文学在近四十年来的最为显著的变化之一。中国当代文学在改革开放中的最大收益,是随同我们的社会生活一起走出了闭关锁国的状态,通过各种方式的“拿来”,了解了世界各国文学领域的优秀的作家作品和重要的理论成果,在不断与世界文学的对话与接轨之中,开阔自己的视野,汲取更多的营养,这样的一个“向外看”的进程,既体现于作家艺术家和理论批评家的专业群体,如莫言、刘慈欣、曹文轩等作家在国外和国际连续斩获著名文学奖项,以及贾平凹、苏童、余华等作家在国外文学同行中受到广泛关注等,也体现于文学爱好者与一般读者的民众群体,如无论是实体书店,还是网商、电商,外国文学作品在销售排行上都占居了一大半市场份额,。可以说,经过全球化,中国当代文学已经整体性地融入了世界文学,成为其中最具文化特色、卓具艺术个性的一个构成部分。

第二,受众年轻化。

从文学的创作和生产的运作上看,属于“80后”、“90后”群体中的新人,自新世纪以来,迅速成长,大量涌现,使得新的代际由传统文学的后备军,日渐成为现在文坛的生力军。“80后”的文学群体,一部分人在写法与观念上靠近着传统文学,更多的人则愿意在类型写作和流行文化上一显身手。这在网络文学的创作与运营中,表现得更为显著。一些类型小说的“大神”作家,多产生与“80后”之中,他们事实上已经成为网络小说在各个类型写作上的引领者。

更值得注意的,是文学从业者和文学消费者群体的年轻化,乃至青少化。文学网站的主管与编辑,主要是“80后”、“90后”,而网络文学的读者和影视作品的观众,也主要是以“80后”、“90后”为主的青年群体。因为这些年轻化的青年群体是文学与文化消费的主力,他们的选择与取向,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文艺消费的主潮与走向。电子图书与移动阅读的迅猛发展,纸质图书中的青春文学一直热销不衰,网络文学中的玄幻文学在类型小说中独占鳌头,影视艺术中的妖魔神怪作品大行其道,背后都在于有着这样一个相对忠实又极有购买力的年轻化基本受众群体。

第三,趣味游戏化。

文艺有娱乐功能,游戏因素,这是不言而喻的。但现在由青少年一代主导的流行文艺,无疑把这样的功能和因素无限的放大了,乃至形成了一股娱乐至上、游戏唯大的时尚性的潮流。在娱乐化思潮日益主宰文化生活的同时,以网络小说为主体的类型文学,也由自娱自乐起步,形成可了更大的娱乐化思潮。有人戏称:不以游戏为目的的网络写作就是在耍流氓,这看似玩笑的话,实际上戳中了网络文学在写作姿态上的要害所在。网络文学在写手的成长和后来的作品构成中,越来越具有了接地性与丰富性,但“游戏”始终是其基本的精神要素,却是毋庸置疑的。

更令人为之困惑和忧虑的,是大量的青少年文学爱好者、文艺观赏者,在文艺欣赏上对于娱乐趣味的乐此不疲和顽固追求。已经有人指出过,这种“二次元审美”现象与文艺启蒙时期深受日本动漫作品影响有关。在动漫作品特有趣味的长期浸染下,青少年越来越喜欢漫画与动画所构造的超验世界,这使他们常常沉浸在带有游戏感和青春乌托邦色彩的作品里难以自拔,这看起来是热衷于文艺性游戏,实际上是对于现实的消极逃避。而正是这种超现实的文艺趣味,在青少年中成为时尚和潮流,又使得网络文学中的神幻类型,影视作品中的神怪题材,纷至沓来,络绎不绝,并成为时兴的文艺现象,日益流行的文学潮流。

第四,交往利益化。

文艺作品作为特殊产品,要运用市场的方式进行传播,在这一过程中,欢迎度与公众性,接受度与市场性,常常难解难分,这使得讲义与求利,社会效益与经济利益,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构成不可分离又难以处理的基本矛盾,乃至于成为经常考量和拷问文艺家和从业者的绝大难题。但事实上,一些作家艺术家们既不甘于寂寞,也受到了这样或那样的影响,在文学活动自身有义又有利的掌控中,那种重利轻义,或见利忘义的现象,也都屡见不鲜。这种情形反射到文学创作中,就是一些作家艺术家更看重经济收入和商业利益,在与出版者打交道时,版税能高则高,稿费能多则多,常常是狮子大开口,还依然心安理得。许多花钱费力拿到了名家书稿的出版社,因为作家要价往往远远高于作品的实际销售收入,常常是付出大于收入,赔本赚了吆喝。不敢找名家,又不能不找名家,是现在许多出版社常常遭遇的一种尴尬。

在以类型小说为主的网络文学的写作与传播中,读者至上,利益为重,就更是惯常的通理与通则。收费阅读,使类型小说渐成气候,也造就了各个类型领域里的“大神”,“大神”们谁比谁赚钱更多,谁能在年度富豪作家榜上名列前茅,已成为这一领域的时尚话题。其实就类型文学的写作与阅读,写手与读者的关系来看,实际上由共同的情趣,相似的欲望,构成了经济利益与精神利益相交织的文化共同体。相似或相同的利益诉求,成为联结写作与阅读的内在纽带。

近年来文学的演进与文坛的变化,还有一些总体性的特点,那就是文学在不断分化与泛化的同时,又因不断加入新的因素,介入新的力量,产生新的关系,与过去时期相比,状态更为丰繁,构成更为复杂,乃至更显混血与混杂。文学的问题不再单一了,文坛的事情不再单纯了。因此,对于当下的文学与文坛,需要深入探悉,仔细辨析,盲目的判断与简单的结论,往往会远离变动不居的文学现状与经纬万端的文坛真相。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