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江湖 > 作家风采>正文

访谈|姒锦:从事网络小说创作之前在婚姻登记处工作

时间:2018-06-05 15:23:48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6aaaff4be0e3a0ff94de3caa00c50948.jpg

  网文界言情类作者,不仅在都市言情文中获得盛誉,转战古风言情也大有斩获,这样的作者并不多,姒锦有“女海岩”之美誉,自称最爱在平淡生活中挖掘人性的精彩,读者则称她的作品是“阴谋与爱情并重,欢笑与泪水齐飞”。

  婚姻登记处的人性观察

  姒锦出生在四川荣县,古称荣州,吴玉章先生的家乡。辛亥革命前,荣县是第一个推翻清政府脱离封建统治的城市。为此,荣县人足足骄傲了一百多年。荣县在地域上处于几个城市的交界处,也就形成了吸收众家所长的特点,适应各种社会环境变化。

  在这个小县城里,对姒锦写作影响最大的人是她的小舅。小舅是个武侠迷,家里有大量的武侠小说。姒锦天天缠着他借书,并幻想过成为一代侠女,仗剑走江湖。小学六年级,姒锦在作文课上写下了“将来要成为一个作家”的愿望,但是她的工作和写作无关。

  姒锦开始网文创作之前在婚姻登记处工作,工作相对轻松。闲暇之余,她喜欢看小说杂志打发时间。也因为这个工作的性质,为她带来了大量对爱情、对婚姻、对人性,对社会的思考。

  “在婚姻登记处,不只有新人,还有旧人;不仅有结婚,还有离婚。有时候我觉得,婚姻登记机关就像是一面婚姻的照妖镜,照出来的众生相既丰富精彩,又令人观之落泪。这里有喜结连理的美好,也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怨恨。我可以看到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各种各样的奇葩婚恋故事。新人暂时不提,都是一样的幸福。只说那些分手的怨偶,他们的争吵,他们的埋怨,他们的委屈,他们那些被现实撕得支离破碎的爱情与憧憬,各有各的不同,却无一例外,引人深思。”姒锦说。

  姒锦看得多了,胸中积压了无数情绪,需要一个平台来倾诉。网络小说创作,无疑是最好的途径。

  姒锦当时是和小伙伴一起写作的,签约潇湘时,共同取了一个“流年似锦”的笔名。“她叫鎏年,我就叫姒锦。当然,取笔名姒锦,自己来自成都,杜甫诗‘花重锦官城’,成都又叫锦城,锦字即温柔缠绵,又细腻有力。姒字么,有一个姓氏的小秘密。”

  但读者都喜欢叫她二锦。“因为我天然呆,个性基本上呈间隙性侠女状态发展。可以两肋插刀,也可以抛头颅洒狗血!在生活方面比较白痴,常常犯二,而姒锦偕音“四锦”,二二得四,一个姒锦,是二的二次方,相当二。”姒锦说。

  人生最低谷的时候,姒锦也是在写小说中度过的。她杜撰别人的故事,总结自己的故事,宽慰自己,同时也反省自己,接受自己是一个会经历酸甜苦辣的普通人,将痛苦的经历再仔细咀嚼一遍,并告诉自己,一定要记住这种感觉。什么叫痛苦,什么叫沮丧,什么叫悲伤,什么叫难堪……其实都是可以转化为小说素材的东西。至少,自己不会再无病呻吟,或者肤浅认知。

  反派人物也要挖人性闪光点

  姒锦第一部网络作品叫《溺爱成瘾》,写地震中一段荡气回肠的爱情。“这算是一个汶川地震亲历者,不吐不快的一种唯美爱情期待吧?生可以,死可以,只要跟你在一起。”

  姒锦还记得创作之初,不太懂得言情小说的套路,写了一个不那么“高大上”的男主,女主也平凡而普通,甚至有很多小矫情的毛病,结果换来了一些骂声。不过,在地震这一段,当思想并不高大上的男女主,遇到地震的人性考验时,做出的大义选择,还是让书友感动,收获了一批读者。

  第一部言情网文被读者肯定,让姒锦继续在网文界耕耘,其中《唯愿此生不负你》(出版书名),也就是《军婚撩人》(网络书名)还打破了当时潇湘的销售记录。

  姒锦说:“这本小说是《溺爱成瘾》的系列作品,灵感来源于《溺爱成瘾》里地震那一段,那些英勇救人的解放军同志。我一直认为,军人的爱情里有着对国家和民族的大义,代表着牺牲、奉献,以及克制。他们成全大我,牺牲小我,那时想起绿军装就热血沸腾,我不得不写。”

  在这个速食爱情的时代,这部都市言情文却让读者感受到什么是风雨同舟和不离不弃的生死大爱。比如让读者感动的一句话:“为国,我愿慷慨赴死,为你,我只愿此生不负。”

  接下来,《名门盛婚》(出版的书名),也就是《史上第一宠婚》(网络书名)帮助姒锦拿到了潇湘的现代言情经典奖。这部作品延续了姒锦的军旅爱情风格。

  《名门盛婚》讲述18岁的宝柒带着一股不服输的疯劲、闯劲,还有韧劲。她因对“警察叔叔”的他有着若有若无的情愫而感到羞耻,却不懂得避讳世俗,无奈落入巨大的阴谋中…… 持续杀人、贩卖军火,黑色恐怖组织在蠢蠢欲动,她数次卷入谋杀与陷害中,男主用机谋与伤痕,从黑暗的边缘将她一把捞起来。这个故事里有英雄、有生死大爱、有年轻姑娘的大叔控……几个元素综合在一起,有读者戏称这是大叔萝莉禁忌恋。

  姒锦说:“这是一本伪禁忌,一开始,女主就是因为知道男主并非自己的亲二叔,所以才会在他几次三番的帮助后,义无反顾地爱上他。”关于正义的都市言情文,看的是男欢女爱,作者挖掘的依旧是人性的闪光点。

  这种闪光点,不论是正义的主角,也包括反派人物。反派,姒锦认为这是更加复杂的动物,他们身处阳光的背面,与正常价值观背道而驰,需要承受的心理压力,相对普通人会更多。

  姒锦说:“我不会单纯写他是一个坏人,而会写他为什么会成为一个坏人,甚至会在反派身上也挖掘出一些人性的闪光点。比如《史上第一宠婚》里的上野寻,他是幼时经历家庭变故,在所处环境的驱使下,一步一步变成那个恶势力头子的。人甫一开始,都是白纸一张,在纸上着什么色,纸就慢慢变成什么色,我想挖掘的就是这个东西。”

  因为作品中涉及的生死,正义与大爱,剧情中许多悬疑情节的设置,来自主角的警察职业。姒锦说:“因为我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少教班里做文化教员。少教班的孩子,都是令警察同志头痛的不良少年。这个班成立后,民警常来为孩子们上教育课。孩子们身上的案例,民警讲述的东西,也算是为我积累了一些知识吧。”

  接地气的是女主情感观

  都市言情文,最大的优势就是代入感强。怎么样才能让读者代入感强呢,姒锦认为,那就是尽量接地气。

  她说:“当然,我说的接地气不是说情节上的安排一定要与现实接轨,而是指女性的情感价值观。一本小说写出来,只有与女性读者的情感价值观产生了共鸣,才有让人跟读下去的兴趣。如果一翻开就被天雷轰了,估计顶着锅盖也看不下去了。”

  在姒锦所有的小说里,女主都有一个共有的特性,善良、正义,勇敢、坚强。她们或许出身不一样,成长环境不一样,但他们对待感情的态度基本是一致的,在金钱和情感上不依附男人,人格独立,有现代女性意识,要做自己的生活里的精英,积极向上,不畏困难,只要是正确的路,跪着也要走完。

  在感情上,姒锦的男女主都很勇敢,如果认定了对方,就会非常直接,也很少存在互不倾诉的误会,就算有,时间跨度也不会太长。“这大概是受到一些偶像剧的影响,实在受不了那种‘分明很小一件事,就是不当面说清楚,导致一个又一个的误会接踵而至’的梗。所以,我的书里相对来说,很少感情虐,基本没有情感误会。”

  姒锦对作品中男女主角感情的处理,其实是有一些理想主义的。真实的生活并不会那么乐观,一生一世一双人,就像中彩票一样难。尤其现代社会,人心浮躁,诱惑也多,一个人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大大小小的事,都是对感情的考验。而男女主角最大的变化,主要是价值观与感情观的不断更替、成熟、完善……那么对伴侣的选择与认知,都会相应发生变化,这也是人类固有的喜新厌旧的来源吧。

  因此,为了这份“专一”,姒锦会让她作品中的男女主大多经历过一次生死的考验。比如《溺爱成瘾》的男女主共同经历地震,《且把年华赠天下》的男女主在机关皇陵里九生一死……他们无一不是在生死面前,做到了对伴侣的忠诚,用生命来诠释了承诺的爱。在经受住考验的同时,男女主角让感情从此变得刻骨铭心。姒锦说:“我想:有了这样不同的人生经历,当他们再次面临那些鸡毛蒜皮的考验时,情感就会坚定而专一吧。”

  所以说,都市言情文,姒锦写得最嗨的就是最虐的阶段。她笑道:“哈哈,说出来,我会不会挨打?”

  爱古风皆因家国天下

  写了四本现代言情,虽然得了一些奖,姒锦觉得自己灵感枯竭,找不到能吸引自己的点,而古风言情还没有写过,金戈铁马,庙堂江湖,那里还有一片尚未开伐的领地可自由驰骋。

  结果,姒锦的第一部古风言情《且把年华赠天下》就跻入潇湘书院总订榜,出版书上市,一度卖到市场断货。

  《且把年华赠天下》的女主夏初七还是沿袭姒锦女主惯常的“二”个性,聪慧、乐观又逗比;男主赵十九冷面晋王,霸气、内敛又腹黑,两个人的爱情,加上夺储位。雪深仇,碎奇谋。读者点评从一个不吸引人的平民女主和男主在各种事件中相互吸引,最后成为彼此之间再也无法割舍的一部分,故事的代入感能够让你一直跟着女主在成长。

  对一个喜欢武侠小说的女作者来说,写古风肯定要满足英雄梦,姒锦对“外有铮铮铁骨,内有满腹柔肠”的大英雄式男主特别偏爱,所以,几乎没有犹豫,就写了一个这样的男主。

  至于女主,因为初写古风,姒锦设定了一个自己比较拿手的“二”性格,幽默、诙谐、乐观、逗比。姒锦认为,正是因为这样的女主人设,会与古板守旧的古代男主产生强烈的思想碰撞,有了冲突和矛盾,故事情节才会有张力。

  古风有足够的历史背景容纳男女主角的成长,姒锦让他们披荆斩棘,历经风风雨雨,过五关斩六将,却又脚踏实地彼此相扶,共同成长。而这一切都是围绕家国天下展开的。因为男主是一个异邦女子所生且不太得宠的皇子。在诸皇子的夹缝里成长,封建皇室的种种倾轧中,他不得不自我救赎,发愤图强,与皇室、朝堂包括自己的亲爹斗智斗勇。而女主的到来,是他充满算计的生活里唯一纯粹的阳光,他们彼此依存,缺一不可。这样的两个人,默契十足、互相理解包容,很难在内部产生矛盾,那他们成长的障碍,就只会来自外部,封建腐朽的皇朝里,种种的道德伦理和命运枷锁。

  此书一出,马上有眼亮的读者发现,此书历史原型就是朱棣与朱允炆,明朝著名的叔侄争霸,最有威望的亲王和皇长孙的较量,当时两位也都迁都北平。历史上朱棣的王妃确实很能干,助他,懂他。朱棣南下,她坐镇北平让朱棣无忧。王妃最终被立为徐皇后,也是朱棣国事顾问,她死后朱棣没有再立皇后。朱棣作为一个封建皇帝,他的子女基本全是徐皇后所生。这期间的故事为姒锦的故事提供了大好素材。

  姒锦坦诚表示,“这是我第一次写古风言情,而我素来喜欢接地气的写法,无法凭空虚构出一些并不存在的东西,那样会让我感觉不真实。所以,我小说里的社会,要嫁接在一个真实存在的社会环境里,人文、生活、地理、景观,国家社会背景等等,都有参考。”

  即使有落地的历史背景,如何驾驭古代人的思想,并把人物立体起来,这依旧是作者面对的最大的坎。姒锦回忆道:“最初,我想把男主赵樽设定为一个封建皇权制度下的孤冷皇子,不得宠,不会爱,行事古板守旧,但忠诚有信仰……一开始堆出了关键词,我满怀信心要塑造好这样一个人物,可落笔时发现,对古时候皇子的一日三餐,作息日常,穿衣打扮,王府机构,学习工作……我一无所知。不了解,就刻画不出有血有肉的人,人物立不起来,叙事情节就会浮在半空,言之无物,无法让阅读者产生代入感,那么小说必定就是失败的。”姒锦为此,不得不再做功课,查阅与之相关的书籍或知识。那个阶段,几乎每天都在查书、找书、看书。需要什么知识,就恶补什么知识。

  人物立起来,读者喜欢起男女主角了。结果,姒锦带着一股不服输的疯劲、闯劲,还有韧劲,让男女主深陷万劫不复的处境,男女主角还必须择一人生,一人死,这时姒锦让男主决然放弃自己,托起了女主的生命。而九死一生后才得以存活的女主,痛不欲生之下,选择了坚强活下去,只身一人返京,走上复仇之路,直到男主回归——结果就是把读者好好虐了。

  在姒锦的创作世界里,女性最强大的魅力是坚强,有韧性,独立且善于思考,不会轻易放弃。男性最大的魅力是对待事业杀伐决断,游刃有余,对待感情专一全情,不三心二意。在敌人面前狠,在爱人面前温柔。

  在姒锦的都市言情里,男主不断拯救女主,在古风言情里,女主则来辅助男主成就一番事业,但是,这些故事里最终传达的还是男女主角的勇敢,带着一股不服输的疯劲、闯劲,还有韧劲的独特魅力。(中国青年报)

  相关资料:

  姒锦,原名李瑶,出生于80年代,2012年开始网文创作,四川作家协会会员,签约阅文集团潇湘书院,代表作《名门盛婚》《步步惊婚》《且把年华赠天下》《孤王寡女》等。作品曾获2013年,2014年现代言情经典奖;入选2015年中国网络小说精品榜;作品入选2017年四川省网络文学十大最具影响力作品奖等。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