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江湖 > 作家风采>正文

网络作家松子糖:我不喜欢太悲观的东西

时间:2018-01-11 15:09:16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未标题-1222.jpg

  一、写作,从兴趣开始

  记者:您是如何走上文学之路的?

  松子糖:我从小就比较喜欢看书、写作,从上学起一直给杂志投稿。刚开始是给《少年读物》这类的报刊投稿。

  记者:08年您就开始在网上写作,同年出版了《恋爱天使的魔咒》。刚开始创作便能出版一部作品是很优秀的,请问您是如何做到的?

  松子糖:那个时候比较幸运,刚开始想了两个开头,不知道写哪个,所以两部都上传了,出版的那部只是写了几章,编辑刚好看到了,然后说这本书可以写成小说出版。

  记者:您现在签约塔读,为什么会选择和塔读签约呢?

  松子糖:很多网站会要求你写哪些内容的小说,塔读这边不会,你可以写自己想写的东西。因为我本身比较喜欢写作,喜欢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写,这样才会长时间坚持,而且没有必要完全按照编辑的要求来写。

  记者:是因为塔读更自由,更容易自由写自己的东西,对吗?

  松子糖:对。

  记者:您的笔名是松子糖,请问您为什么给自己起这样一个笔名呢?

  松子糖:一是起这个笔名时年龄比较小,并且第一次写网文,比较激动嘛;二是因为松子糖跟我的名字有一个字相同,而且比较顺口。

  记者:您为什么自称糖大人呢?

  松子糖:因为当时比较流行日漫,网友都喜欢称XX大人,而且我在写书的过程中也很开心,跟读者互动时就自称糖大人,虽然读者不太这样叫我。

  记者:对,读者一般叫您“糖小人”。

  松子糖:对,读者给我起各种各样的外号。

  记者:您现在是专职写作吗?

  松子糖:对。

  记者:现在收入怎样呢?

  松子糖:收入还可以,这跟勤奋有关系,写得多,收入就多。

  记者:您的读者群主要是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吗?

  松子糖:不是,我的读者群里既有年轻人,也有中年人,但是互动时比较活跃的一般是年轻人,其他的私下也有交流,但年龄大的人不太会在群里交流。

  记者:读者的读后反应对您的影响大吗?您是比较喜欢写自己想法的作者,如果读者要求很强烈的话您是否会考虑采纳他们的想法?

  松子糖:在早期,读者的观点对我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但是后期,读者如果要求看某个人物的故事,我是会考虑的。但如果他觉得某个人应该写成什么样,我通常不太会根据他们的要求去写。众口难调,我不可能去适应每一个人。并且,他们看到的是我的书,是因为这本书是我写的所以他们才会看,如果全部迁就他人想法的话,反而本末倒置了。

  记者:对,坚持自己的想法是很重要的。那您个人更喜欢哪些作家和作品呢?

  松子糖:我看的书比较杂,没有特别喜欢的作家,玄幻、言情、耽美我都有看。但像史书这类的书,我也会感兴趣。只要是很有趣或者很有想法的书,我都会看。

  记者:您在专职写作的生活中是怎样安排您的阅读和写作时间的呢?

  松子糖:午休和晚上睡前我会翻书,因为我已经结婚了,白天做家务比较多,刚开始感觉整个人生都发生了变化,现在还好。

  记者:你在闲暇过程中会跟其他作者进行码字比试吗?

  松子糖:会,在微博中应该还留着很多年前的一条码字比试输了的博文。

  记者:那您觉得这种码字比试会提高写作效率吗?

  松子糖:不太能,只是让自己觉得不孤单,因为现在大家都不会为了速度而写作。有时候家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空荡荡的,如果找个伴一起写,不会那么孤单。而且我身边的同事都不是只为了盈利而写作的人。

  记者:大家都比较注重质量,对吗?

  松子糖:对,该怎么写怎么写,只是不孤单而已,我觉得我周围的人都是这样。

  记者:这样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读者负责,进行码字比试,又提高了自己的写作激情。

  松子糖:对,逗个趣,感觉比较开心。

  记者:您平时阅读更喜欢纸质书还是电子书?

  松子糖:有条件的话,当然是纸质的。当然,电子书比较方便。但是,像古诗词一类的书,我会买下来。当然很多书只是快速阅读,大体看一下就行。

  记者:您的微博虽然开的很早但发的内容很少,是不是您不太喜欢这个交流平台?

  松子糖:也不能说不喜欢,是我不喜欢把私事拿出来说,我喜欢看微博,会经常分享,但是我发自己的内容比较少。

  记者:您经常@的人是塔读的其他作者,能不能跟我们分享一下你们之间的友谊呢,塔读其他作者对您的创作有没有影响?

  松子糖:塔读是有作者群的,塔读的作者都比较和善,彼此都很坦诚,平时会一起爬文,如果卡文大家会一起讨论,比如说这本书的说明要怎么想,会彼此分享自己卡文的时候是怎么处理的。大家会一起讨论办法,但不会具体干涉写什么内容,大家还会交流一些写作方法或资料,因为都比较宅,所以我们的交际圈比较小,平时我们聊得多一点,一般@的时候就是相互@,不是关系好就@,关系不好就不@,很多作者不上微博的。

  记者:读您的作品发现每一章后边都有您跟读者的互动,是因为您性格比较欢脱,还是您认为这种方式更能与读者拉近距离,尤为重要呢?

  松子糖:我觉得是性格方面吧,我是那种你跟我说话,我就会跟你说很多的人,而且自己的小说多多少少是有自己的影子的。

  记者:您塑造的女主角都比较呆萌,性格欢脱,是不是您也是这样可爱型的?

  松子糖:个人觉得我的性格还是成熟些,不过我觉得我是那种高兴了理性就不在的人,因为我身边笑料不断,比较欢乐。而且我觉得大家看小说,就是要开开心心的,我比较喜欢写这种性格的女主角,所以就把这方面放大了。

  记者:是的,您的作品没有悲剧,看完能给读者带来快乐。那您在写作过程中对艺术的追求有什么改变吗,您会一直这样写下去吗?

  松子糖:主要会写欢乐的,但是也会想尝试不同的,像现在写的这部小说,就是女主比较温柔的,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正能量比较积极向上的。

  二、每天比昨天多进步一点点

  记者:您的《萌妻养成攻略》《暖爱夺情》像是一个系列的,您会把秦家的其他人物都写一下吗?

  松子糖:《萌妻》这本书出版好几年了,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问,《萌妻》里边其他人物为什么还没有看到,我的打算是,让秦家其他人物在这本书里有一个结局吧。因为,我还是想写比较活泼的女主,但是,一个系列的话,女主性格还是不要太相近。

  记者:在《萌妻养成攻略》中,有这么一段:“秦家所有人聚在一起,大嫂温柔贤淑,二嫂开朗,三嫂虽然看起来有些高冷但是眼神却很温柔。”您会专门为这些人物写部作品吗?

  松子糖:专门的话应该不会,但是,看读者反应吧,如果读者喜欢看,那会多加一些情节。

  记者:糖糖,在《暖爱夺情》里的老八跟其他女主性格都很不一样,她比较酷,您会不会给秦优专门写一部小说,讲述她的爱情故事?

  松子糖:没有专门写,因为在塔读写书,有很多专门存稿的,会穿插在里面写,但不会专门去写。

  记者:我觉得她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

  松子糖:是,她对不熟的人根本就不想理,但在很亲近的人面前也有很呆萌的一面,她并不是对任何人都冷酷,人有亲疏,肯定会有不同的表现。

  记者:我之前读过的网络小说大多数是情节比较吸引人,但是在读您的小说的时候,却读到很多戳中人心窝的温暖而有哲理的句子,像“爱情是什么,不是甜言蜜语,是陪伴,是互相需要的情绪”。这是否跟你已经结婚有关系,还是您对人生的真谛有独特的了解?

  松子糖:一开始,我有点担心,因为人到了一定的年龄,可能想法会不太一样。我谈恋爱的时候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向走的,我不太考虑外在的条件,比如大多数人会关注对方收入如何,我会考虑这个人的性格,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会不会对我好,只能说是内心美好的愿望吧,不能说经历。

  记者:这就是您对爱情的期许和理解,对吗?

  松子糖:对。

  记者:我还摘抄了一段:如果他真的爱你,那么你就会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自信,而且不会被打倒,这才是爱情。糖糖,这是你的爱情观对吗?

  松子糖:对。

  记者:对生活有理解、有感触才能写出这样的文字来,我觉得您以后也可以尝试写一下像周国平那样有哲理性的作品了。

  松子糖:我觉得这算不上哲理,每个人对爱情的想法不一样。我有时候会看一些哲理类的书,但不会完全按照书上来,而是找一些有共鸣的观点。但是我不赞同的就不太会写,我不太喜欢把自己的想法呈现给别人,比如爱情是美好的,我不会说这样的话,只有在适当的时候才会说,比如有的读者跟我聊她的爱情,我也会问她的想法,她们更多的是把这当成倾诉的渠道。人生很短暂,要过得很开心很快乐。因为人生本来已经有太多不快乐了,大家去看小说,大多是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结果哭得稀里哗啦的没有必要。

  记者:苏叶和麦小乐的个性还是比较相近的,都是比较八卦,比较狗腿,虽然许诺不和麦小乐、苏叶一样,但是和向暖也是有很大区别的,向暖是那种特别正能量的主人公,我觉得一般在网文中很少出现这类人物,您是如何想到会塑造这样一个人物的呢?网络文学中女主人公一般都是很美艳或者很呆萌的,简直是一个完美的人。

  松子糖:在我的角色设定中,向暖并不是一个完美的人物,她是有缺憾的,她只是在数学上面有点天赋,她一直在跳级,因此没有什么朋友,一般来说主人公没有什么朋友是很奇怪的。她一直在学数学,别人在玩的时候她在学数学,后来她有了小孩的时候也有体现,她让她的小孩过正常人的生活,每次听到好多人说向暖是一个完美的人物我都很惊讶,因为在我看来完美就是要开心快乐,但是向暖已经完全偏科了,在我看来她还是那种比较可怜的人。

  记者:但是我觉得对于普通读者来说,向暖应该是那种完美的人,他学习好,工作也好,应该是好多人梦寐以求想要达到的那种境界。

  松子糖:我当时设定的时候没有觉得她是一个完美的人,我觉得她并不完美,可能我的想法已经有点脱离大众了,我觉得并不是月薪有多少多少万,有多少豪宅才叫幸福,每天活得开心快乐,每天比昨天多进步一点点那才是真正的幸福。你自己已经过得很开心了,不要和别人比。

  记者:糖糖,你已经有点超功利,不用世俗的眼光看待这一切了。

  松子糖:可能是吧,可能是因为我年龄比较大了,我今年已经29岁了,我属于那种比较想得开的人,像对待金钱,对待一些外在的东西都不太看重,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享受力所能及的生活。而嫉妒是最没有用的一种情绪表达。

  记者:您的作品有的地方写得很现实,比如说季唯安之于麦小乐,向暖之于表姐,都是别人家的孩子,这是自己的经历还是您虚构的?

  松子糖:多少会与经历的有关,大家都是听着别人家孩子的故事长大的哈。

  记者:你写的表姐就是一个反面的教材,她其实本身并不坏,但是她就是嫉妒别人,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好。

  松子糖:其实表姐也很优秀。她爸妈都是教师,我当时设置的她的家庭也算是书香世家了。上学的时候,我们都羡慕老师的孩子,我觉得她已经算是优秀了,而且她长得漂亮呀。

  记者:对对对,她长得漂亮。

  松子糖:她长得漂亮,身材好,外型条外在那呢。她可能没有向暖那么聪明,整体能力那么强,但是如果她把自己定位好了,也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可她放任自己去嫉妒,甚至差点犯法,所以妒忌就不可取。向暖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别人就看到她工作好,学习好,但是没有看到她其实缺失了很多东西,而且偏科非常严重。她喜欢郑志,但是她其实从来没有了解过郑志。只是觉得郑志看起来非常好,温文尔雅。郑志其实也是农村别人家的孩子,他表面高傲,其实内心非常脆弱。后来把一些不好的情绪放大化了,他跟向暖分手的时候,哦,这里应该还没有更新到。

  记者:没有,还没有看到。

  松子糖:所以我就先不告诉你了,别人只是看到她优秀的一面,其实郑志也很优秀啊,他的投资很厉害,很赚钱。他家是农村的,一点根基没有,但是他做到现在,有车有房,现在地位那么高,他已经是非常非常厉害的一个人了。但是他却嫉妒别人,我其实就想写嫉妒是一件不好的事情,你明明本身已经非常好了,嫉妒会把事情弄得非常丑陋,最重要的一点,你嫉妒别人,自己也不会幸福,反而毁了已有的一切的东西。

  记者:我有时候在想,表姐喜欢郑志,是因为她真的喜欢郑志,还是因为向暖喜欢郑志?

  松子糖:我觉得她可能自己都分不清。

  记者:对,我觉得她喜欢郑志就是因为他是别人家的孩子,因为郑志喜欢向暖,她觉得向暖什么都得到了,什么都是最好的,所以她嫉妒向暖,她可能真的不是那么爱郑志。

  松子糖:在我设置的,她可能是爱郑志的,但是爱的不是那么够,爱的可能是表面上的他。我觉得她也很自卑,像很多女孩在面对喜欢的男孩时都会觉得自卑。我为了你,我会做什么做什么,即使没有好脸色,我也会这么爱你。其实这种行为在我看来就是自卑。因为你没发现自己足够好,你为什么要卑躬屈膝地讨好一个男人呢,是吧?我觉得就是这样的,她可能有自卑,有嫉妒,也有羡慕。郑志对她就是一个表面的,如果她真的很爱他的话,怎么会看别的男人呢,怎么会把别的男人带回家去了呢?其实表姐也很在意,她的表现就是你比我好,我会用一些不正当的手段获取,从一开始的时候向暖就鄙视她了。

  记者:对,从一开始向暖就鄙视她了。

  松子糖:按照郑志的收入,郑志能给她挣来多少钱呢,非亲非故的,她能放心拿出多少钱让郑志投资?她虽然满身的名牌,但其实她是非常小气的。我开始写的时候就已经在暗示,其实她不是很有钱,但却满身的名牌。在向暖走了,她要付账的时候就表现得很计较。我其实是这样写的,但是不知道读者能不能看得出来。她其实不是像她说的一样冠冕堂皇。

  记者:我都被您迷惑了。一开始看的时候,向暖说她,你的钱你自己知道是怎么来的,我觉得她可能通过不正当手段才穿了这么一身名牌。但是后来她说她是因为和郑志合作然后光明正大赚的,我就相信了。

  松子糖:一定是不可能。她可能有一些钱是讨好郑志,说你帮我投资怎么怎么样,这是一种手段而已,她不可能全部的钱都从郑志那得来的。

  记者:当时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严肃的,我还以为真的是正大光明和郑志合作赚的钱呢。

  松子糖:她被戳穿的时候当然找一个好听的理由来说。后来我直接就是写了:她这么计较,怎么会有钱买这么一身名牌。

  记者:哦,真的是,就是细节没有注意到。因为她妈妈非常抠门,对待亲情也是这么抠门,我还以为她这种抠门是天生的。我以为她很有钱,就是她和郑志合作挣了不少钱。

  松子糖:没有没有,她如果真的这么有钱,真的这么爱郑志,怎么会把林大成领回家呢,林大成就是一个土豪嘛。

  记者:对,林大成就是一个土豪,真的是我最瞧不起的那种土豪。

  松子糖:对呀。她如果真的这么爱郑志,就不会把林大成领回家了,她其实更爱的是钱。

  记者:她把林大成领回家其实就已经在暗示她的钱就是来得有点不明不白。

  松子糖:对啊,就是来得不明不白。

  记者:哦这样呀。我在读《暖爱夺情》的时候还有一点担忧,我觉得向暖家里太不太平了,经常出各种各样的事。

  松子糖:我一开始写的时候并不涉及秦远的背景。就是写两个人之间两个家庭之间的事,开始写的是一些家事,后来会涉及一些工作。因为她的世界就是工作和家嘛,但是后来,向暖会慢慢地成长起来,她的性格会发生一些变化,变得比较开朗,也会说点冷笑话之类的,然后她的世界也慢慢地变大,家庭对她的影响也会慢慢变淡,然后会比较外向,比较活泼。

  记者:向暖家不是奶奶生病就是姥姥生病,再就是三姨出车祸,这都需要秦远去给她解决麻烦,我都害怕秦远因为这个都不爱她了,我就希望向暖家里好好的,别再出这种事了。

  松子糖:不会的,不会的,因为她的家庭会慢慢的两极分化,坏的会走远,好的会自立起来,然后自己也会变好。我现在的想法有点变了,一个人不可能没有家庭方面的影响,当然最后还会是大团圆结局的。我的书基本上看到开头就会知道他俩会在一起。但是中间的事情绝对是想不到的。

  记者:关于《暖爱夺情》您有什么想要补充的内容嘛?

  松子糖:其他补充倒是没了,跟你们聊天倒是很开心的,感谢你们这么用心看我的书,从你们的问题我也能感觉到很认真。

  记者:哈哈,谢谢糖糖,其实也不算是太认真,就是很感兴趣,感觉《暖爱夺情》更新得太慢,天天在等。希望您写完《暖爱夺情》之后还能有机会跟您探讨一下这里面的故事和人物,您每次出新书以后也希望还能有机会跟您交流,今天我觉得收获特别大。

  松子糖:讨论书的话,我在塔读下面都有回的。所以要找我,非常简单的,我几乎每条都在回,我都会认真看的,你的肯定对我是非常大的鼓励。

  三、做一个让读者开心的作者

  记者:您的微博写道:我喜欢读完小说会笑的读者,我也希望成为让读者读完小说会笑的作者。您的创作会一直以欢乐幽默的语气讲述亲情友情的故事吗?您一直会用这种正能量风格去写作,对吗?

  松子糖:对,我也在尝试写稍微沉重点的。我上一本书就写得比较沉重,但是,沉重只是环境这类的,两个人自身还是比较甜蜜的。我性格比较欢脱,也可能生活比较单纯,没有太多复杂的想法,但是这也是个人观点,无关其他作者。我跟喜欢虐的作者也聊过,他们没有写出自己本身向往的。我本身向往开心快乐的生活,而且我也想大家读完会觉得原来生活可以这么美好,人和人之间原来还可以这样,不一定非要勾心斗角。

  记者:作家形成自己的写作风格都受一些事情的影响,比如说生长经历或人际交往,您能够形成正能量的写作风格是不是也受一些事物带来的影响?

  松子糖:我觉得是性格的原因,成长因素也有影响,我的成长历程还是比较励志的。也可能有这种想法:我自己经历过不好的事情,我不想我的主角也经历不好的事情,在书中会有这样的人,而在生活中遇到这样的人则没有必要因为他伤心。

  记者:百度简介是自己做的吗?

  松子糖:有一部分是我自己写的,是因为编辑曾让我写过自我介绍,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放在了百度简介上。

  记者:糖糖,有人说您爬文速度略慢,为什么呢?我感觉写作时一旦打开思路,写起来是很快的。

  松子糖:是很快,但写完会看一下。有时候,今天晚上想好明天写什么,到了明天思路就完全变了,但总体风格是欢脱的。现在写的是婚恋,要写得温柔一点,我是这样定位的。

  记者:您的大体思路不会变化很大,但是像人物或者情节发展,可能随时会有变化,对吗?

  松子糖:对,很多女频作家都是这样,灵感的来源不一样,结果就不一样。

  记者:我看完您的作品后将它推荐给了我姐姐,她是个理科生,一直觉得网络小说既长又没有营养,但是,她却对《暖爱夺情》爱不释手,因为小说设置了悬念,一直吸引她在读。比如《暖爱夺情》里秦远很早就认识向暖,作品中还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赌注,她现在一直好奇这个赌注是什么。网络小说要吸引读者,悬念和伏笔的设置是很重要的,糖糖您是如何做到的?

  松子糖:首先,帮我谢谢你姐姐,她看我的书是对我的鼓励,因为现在塔读很少推荐新书,看书的人很少。其次,你知道你每一章说了什么,而不是一章下来没有主题。每部有主题章,读者也会猜测接下来会怎么样,我现在还是在摸索当中,这方面我做得还不够好。

  记者:我在读《暖爱夺情》的时候,感觉真的和其他的小说不一样,很多小说一看开头就猜到结尾,但这本书,一直想知道为什么秦远要选择向暖,我觉得读您的书不是单纯的消遣时间,而是真的能体会很多。

  松子糖:非常感谢你的肯定,你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设定方面主要还是看大纲设定吧,而且,我觉得这本书我还是很用心的,但我感觉手法上还有很多不足,因为我对人物设定还是比较生疏,我自己的做法就是,首先用心,然后把架构设置好,刚开头的时候就非常用心,然后,女主的名字换了十几个吧。一开始是叫苏暖,后来写着写着觉得不太对劲,就很多姓往上套,比如李暖呀,后来觉得向暖比较顺口,就用这个名字。

  记者:向暖很好听,我本觉得题目和名字很契合,没想到您花了这么多心思。

  松子糖:题目当时是想了几十个,后来选了一个,我写这本书,光大纲就写了十几个,因为每一章先要写两三百字的提纲,然后再写成两千字,然后再根据情节往下走,像人物关系逻辑,我都会手写,我比较喜欢手写,还有背景这类的,我感觉自己手法还有些欠缺。

  记者:您创作时会几部作品同时进行,还是写完一部作品再开始新的作品?

  松子糖:一般是写一部,暂时不会同时写,我感觉自己精力有限,如果两部的话,间隔时间太久的话,有的会催,有的会骂。

  记者:您在构思一个故事时,是先写几章,还是会把整个故事都构思好。

  松子糖:通常会想比较简单的,开始和结尾,想几个比较重要的点,比如说秦远和向暖认识,但是他们认识的时候,秦远不喜欢向暖,一开始只是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有好感,但不会非常爱,感情是在时间接触中慢慢加深的。我觉得,感情还是需要积累的。想想故事的关键点,而且虽然想法有些变,但通常不会偏离大方向,我特别喜欢做家务的时候想,但我想了不一定写出来。

  记者:读您的作品很暖心,特别浪漫,但又不是很高调的浪漫,您的情节的来源和灵感是什么,是亲身经历呢,还是通过阅读看电影等途径获取的灵感?

  松子糖:如果说其他的话,可能有些灵感,但如果说暖爱的话,现实来源于生活。

  记者:在写作中您最大的机遇是哪一次啊?

  松子糖:刚来塔读时,有点写小说挣钱的想法,但是后来,在塔读呆久了,我觉得自己的目的变了,编辑和其他作者关系都很好,当时写《萌妻》的时候,很开心,我感觉我的小说《萌妻》这种类型的还是比较少,反正每天写得很开心,作者交流得也很好,我也呆过很多网站,在塔读作者相处得很和谐,对我来说,这算是比较重要的一点。

  记者:感觉跟您聊天,感到您不是那种十分注重物质的人,比较注重精神。

  松子糖:对,我本身不太重视物质,比如说结婚要买三件,我就没跟我老公提过,我老公说,买这个吧,这个克数比较大,我说,我不要,我平时又不戴首饰,我觉得买这些只是结婚的时候要这些东西,这些都不重要,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开心就好,我觉得我的精神世界很丰富,我从来没有要求物质特别好之类的。

  记者:您写过一个人物,是个拜金女,您对这个人物有段描写:她挎着LV的包包,身穿Chanel的衣服,戴着prada的眼镜……在没采访之前我还想问这是不是您想要的生活?

  松子糖:我觉得有条件的时候买一些名牌是无可厚非的,但是没有条件的时候,为了虚荣,没必要,我觉得有能力时生活有品位是很好的,但我对于拜金是不赞同的。

  记者:您塑造的女主您没说她特别漂亮,比如说麦小乐,您还特别说,虽然她的母亲很漂亮,但她不是特别好看,虽然五官都很好看,但凑起来,就不那么漂亮。但男主却非常非常喜欢她们,难道就是因为她们单纯善良的性格,您在构思主人公的时候是怎么想的?

  松子糖:我构思主人公的时候,唯一的一个形容词,就是美好,比如说苏叶,她就不是那种单纯,而是做事有些冲动,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但她是看透了事情,比如说付出身体能得到什么,但她不会。主要是看得舒服,比如有些人觉得锥子脸好看有些人不。我觉得外表上来说,差不多就行,并不是那么重要的,像很多帅哥找长得很一般的女生,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相处舒服是最重要的,很多人谈恋爱找美女,但结婚并不一定是,再漂亮的人,看多了,也就这样了。人物很美好,也有他聪慧的时候,该低头的时候就低头,但该坚持就坚持,我觉得人是很复杂的,我觉得真的单纯的人不适合在社会中生存下去,呆萌就好。

  记者:也就是说,您比较喜欢您塑造的苏叶、麦小乐等人物的性格。

  松子糖:麦小乐是自己比较压抑,也不能说是比较压抑,就是那时候谈恋爱,两个人关系再好,也有摩擦的时候,有外界的影响因素,在家里父母都是宠着的那种,但自己一个人会经历这种那种,我还是比较喜欢向暖那种,虽然,有些读者说男女主角这么完美怎么怎么样,但是,我在写的时候,有强调向暖,是稍微有些清高,不是很会和人相处的那种,我并不是把她塑造成完美的人,如果说我赞同的话是苏叶、向暖那种吧,她们表现的就是善良,我觉得人生最重要的是善良真诚,但是如果有人害你的话,一定不能示弱。

  记者:她们两个有相似的地方,就是对梦想的追求,向暖从事会计行业,数学非常好,特别喜欢这个行业,苏叶是因为,她之前喜欢一个男生,为了他她放弃了自己的专业,去做经纪人。您也是反对那些屈从现实,追求高薪等行为,您是比较喜欢干自己喜欢的事情,这是您的职业观对吗?

  松子糖:对,我就是这样想的,也不是说会计经纪人薪水不高,但她们就是喜欢,我觉得喜欢一件事情,就去做它。年轻的时候,不去做它,等到老了,一辈子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这是一件多么可悲的事情。而且,我比较推崇的是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有自己的工作,哪怕这份工作只能赚一千块钱,不能觉得,嫁个好男人就行了,女人要独立,精神要独立,即使喜欢一个人,也不能别人说,太阳是黑的,你认为就是黑的,这不行。我觉得人一定要独立,经济也要独立,哪怕你的工作赚的钱再少,你也不能放弃,只做家庭主妇怎样怎样的。说句不好听的,靠人人会跑。你要做到,离开了任何人,你都能在这个世界活下去。某个人离开了,整个人都崩溃了,我是不赞同的,我觉得爱情什么的是我喜欢你,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而不是我去附和你,让你觉得开心,是两个人在一起开心,这样说吧,他如果喜欢你,你们在一起,而你不要变成他。所以,我觉得,独立对自己是很重要的,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那么谁会爱你。

  四、我相信网络文学的未来

  记者:您如何看待网络作家富豪排行榜?

  松子糖:我觉得挺好,那些大神们赚的就是比我们多,而且,一本书,我觉得不喜欢,但卖得很好,很多人喜欢,就有很多值得借鉴的东西。我觉得它很直观地告诉你,哪些元素哪些东西是读者喜欢的,但是我不赞同抄袭,只是说借鉴这个方向。并且他们告诉你只要你努力,不是说要达到他们那种程度,但是市场还在,空间还很大。因为,写文的时候,环境不能很嘈杂,但是,太寂静了,又觉得只有一个人很孤独,但有排行榜,他们告诉你路就在前面。

  记者:如果以后网络文学道路很艰辛,您也会一直走下去吗?

  松子糖:对,如果,我一直喜欢讲故事,就会走下去。不过,人生很奇妙,说不定哪一天我就喜欢画画了。我从小学的时候就一直喜欢看故事,一直很喜欢,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我以后会很长很长时间做这个。我觉得网文市场越来越大,不管是从爱好来说,还是前途来说,都会走下去。

  就像电子书和纸质书,纸质书大家都喜欢,但是想要查什么东西,电子书还是很方便,我觉得网络文学是一个大趋势。

  像08年吧,一月赚一两千两三千就很好了,而现在,就多了。

  记者:您觉得网络文学有什么缺陷么,有什么制约因素吗?

  松子糖:对我来说,网站变多了,竞争大了,比如以前网站有十个人,现在有五十或一百人。比如说,《暖爱》这本书,数据可能是我最差的一本了,比如说以前有二十个推荐,现在这本只有五个推荐,虽然你看数据比较差,但其实是很不错的了,现在都是这样。

  记者:如果塔读不推荐的话,我们也就不知道有这本书,也没有渠道去了解,对吧?

  松子糖:对,只是现在塔读推荐机制改了,比如四十万字不会有人给你推,之后才会推,推荐的机会没有以前多,竞争也比较大,也不能说是不好,因为,有竞争才有动力嘛!对我来说,毕竟还是数据在那的,如果反应很糟糕,可是我很用心,会觉得打击就很大,需要提升抗打击能力,其他的还很好。

  记者:您有没有想想其他的办法来推荐自己的书,除了塔读?

  松子糖:我其实是属于不太爱发广告的那种,比如之前在群里就没说过。但这本书,就很用心地在微博和群里说过一次,我个人比较羞涩,我没有跟朋友说过:哎,我的书怎么怎么好,你去看。这本书我还是发过广告的,但是并不频繁,也不多,发过十条,因为我摸着胸口说,我觉得写得不错,所以才推荐的。

  记者:您是怎么看待把小说改编成电影的呢?

  松子糖:我觉得小说改编成电影,首先就是对这部小说最大的肯定。现在是分主流文学和网文嘛,主流文学还是觉得网文层次比较低一点,但是我现在觉得网文也是可以改编成电视啊电影啊,而且还都那么火。感觉很自豪,虽然不是我的,但是我感觉还是很自豪,就觉得我这个行业非常非常……

  记者:很有发展前途?

  松子糖:也不是说前途,就是有价值。我感觉是有价值的,并不是像很多人说的,你写网文是不是写小黄文啊。其实大家对网文还是有一点偏见的,但是我看到像《花千骨》、《何以笙箫默》等等被改编成电视剧,而且一个个收视率都那么好,就觉得真是一件非常自豪的事情。

  记者:在影视改编的过程中,对您的原著改编得非常大,改了以后你不喜欢,你会怎么看待呢?

  松子糖:如果说是我自己的话,我并不太赞同修改幅度特别大。因为你看到这部小说后决定把它改编成电视或电影,首先已经是对小说的一种肯定,如果把它改得完全不像的话那你何必去要这种小说呢,是吧?我觉得对任何作者来说,改编改得面目全非对任何作者都不太好。我觉得任何作者都没有办法平心静气地去接受。每一部小说你真的用心了你会比较看中的。不是说像你自己的孩子,但是也是自己的心血。你的心血,别人要把它改编成电视剧也好电影也好,但是如果把它改得完全不一样,我觉得那真的是一种非常大的打击。

  记者:我们现在是上大三,因为我们是学文学专业的,写作非常重要,您能不能传授一些写作技巧之类的。

  松子糖:写作技巧?我自己来说的话,首先要用心,你要喜欢你写的东西,要悦人先要悦己嘛,你自己喜欢,自己高兴了,别人才有可能高兴。你如果写东西的时候仇深似海的,那你写的东西别人肯定也能感受得到不开心。你写一样东西用不用心,大家很轻易地能感受的到。可能这个故事不一定喜欢,但是你用不用心别人是能感受得到,我是这样觉得的。要说到技巧,我觉得我的技巧可能还不如你们,因为我不是专业去学这个的。但是如果你要让我说有什么技巧的话,我只能说你要用心,要发自内心的喜欢你自己写的东西,才能写出来比较好的东西。有很多时候,其实像我写网文,就经验经历来说,文笔好不是最主要的,首先你写的东西要有内容,然后你要用心,写的时候要开心快乐。你很有自信的时候,写的东西就会比较好。对于内容方面,就小说故事来说我觉得要言之有物,你写的时候不要畏畏缩缩,因为你自己就是造物主,所以你要自信一点,自信的时候做出来的东西就比较好,我的经验就是这些吧。

  记者:听您一席话,我不仅仅学到了写作的知识,更重要的是在爱情观和人生观上都有了不一样的感悟。我觉得我之前不像你这样洒脱,观念还是有点世俗有点功利,以后我应该改正一下,每天都要快快乐乐的。

  松子糖:首先人有功利心,比如说我要赚钱,这完全没有错,欲望是人前行的动力,但动力要掌控,不要让它变成暴力,要知道,你写的东西可能只有一个人在看,但是你就有可能影响这一个人。所以不管是有些虐也好,或者是怎么样,但是最后都是大团圆结局嘛。我只是觉得虐不虐的都无所谓了,只是你写东西的时候,因为有人在看,对别人有影响,所以你不能传递一些错误的观念,比如说拜金。因为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另外看书的人有些还很小,可能才十一二岁,可能还在上小学,有一些叛逆期正强或怎么样的,有些人看了小说真的就以为爱情就是要伏低做小去讨好别人。所以我觉得虐也好,不虐也好,内容积极一点,我个人不是很喜欢太悲观的东西,太负面的东西,有些读者可能人生观价值观都没有定型,如果看太多不太好的读物,对他们的影响真的是一生的,写文还是要注意一点。所以你说功利心什么的。我觉得功利心没什么不好,人活在世上总是要吃饭的嘛,不赚钱你怎么吃饭,怎么养活自己是吧?只要积极一点,没什么不好,功利心不功利心没有什么。

  记者:今天下午特别开心,之前还很忐忑,没想到与您聊得这么开心。

  松子糖:其实你们做的事情对我也是有好处的嘛,聊天嘛,开心也是聊,不开心也是聊,大家就要高高兴兴的。

  记者:也挺辛苦您的,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这样跟您交流。

  松子糖:好的,好的,跟你们聊天也是很开心的。是不是问题也都问完了,我的电话号码一般也就这一个了,在周老师那里也有我的联系方式,欢迎来找我聊天。有什么问题欢迎来找我。我昨天看到周老师给我发过邮件,联系过我,但是我那几天肠炎犯了,好几天没上网,然后就没有看到,帮我跟周老师说声对不起。

  (本文原载于《大神的肖像:网络作家访谈录》)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