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江湖 > 作家风采>正文

“侠情天后”藤萍的双面人生

时间:2017-12-28 13:46:20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1514440167109608.jpg

  A面:圈内低调的网文大神

  在网文圈里,藤萍一定是一个不得不说的人物。2000年,她以《锁檀经》出道,荣获第一届花雨“花与梦”全国浪漫小说征文大赛第一名,此后相继出版《吉祥纹莲花楼》、《九功舞》、《紫极舞》等经典作品,收获了一大批读者,奠定了其在武侠言情小说领域的地位,被称为“侠情天后”。

  而近年出版的《中华异想集》一路斩获诸多粉丝和读者的认可,被誉为“新一代”的《山海经》,其新作《未亡日》更是获得“北京大学2017年度作品榜”女频榜第一,也成为2017中国IP+泛娱乐大会暨火星小说IP大会现场推出的60部IP之一。

  谈及网文写作的初衷,藤萍略微腼腆地说道:“当初纯属自娱自乐。”在开始迷上武侠言情小说创作前,她已经熟读包括“新武侠四大”(金庸、古龙、梁羽生、温瑞安)的武侠作品。这些作品中行侠仗义的故事对她后来的创作非常有启迪。

  2000年,年仅19岁的藤萍考入广州中山大学法律系。大学相对充裕的业余生活让她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小说的创作中来。“我算是一个有武侠情结的人,写小说算是一种生活乐趣,从未想过发表,写过的纸张就撕掉,留下空白页继续写。”

f44d305ea5951badf6711a.jpg

  直到有一天,在一位看过她小说的同学的建议下,她才把《锁檀经》的文稿寄给《花雨》杂志社,结果引起轰动。当时有外界对这位冉冉升起的网文新星如此评论:“文笔优雅美丽,创作故事简直就如同创造奇迹一样,令人不忍释卷”。

  而藤萍本人,也正是借这部处女作成为国内不可多得的著名作家,与桐华、匪我思存、寐语者并称言情小说“四小天后”。在琼瑶、席绢式的纯美言情大行其道的当时,这是有象征意义的称谓,她们展开革新,开创了大言情小说时代。

  当然,伴随着越来越多不同题材的优秀作品问世,或许已经不能单纯将藤萍定义为一名言情或是武侠言情作家,比如《未亡日》基本已经跳脱出武侠言情的范畴,而是一部未来科幻风格的经典作品;《中华异想集》中她塑造了一个天马行空的世界,里面既有诡异又美丽的蓝蝴蝶“朱娥”、人鱼结合的“鱼妇”、“人面虎身”的“马腹”等等,历史奇幻痕迹明显。

  正如藤萍本人在采访中说的,“我是一个言情武侠悬疑惊悚推理科幻作者……”,接着她画风一转,自信满满“其实大部分网络作者的题材都很广泛,这并不稀奇,作为主体的还是作者的世界观和文风,我个人觉得其实没大多必要区分类型,大家都是万能的。”

  不过,与其他网络作者频繁出现在公开场合宣传作品不同的是,藤萍非常低调,以至于大多数网友都是“只见其作品而从未见过其人”,不像天下霸唱、南派三叔、沧月这些媒体老熟人,在各类场合刷脸无数。

  “没什么考虑,我就是特别懒而已,最近出现在中国IP+泛娱乐大会也是架不住火星小说的盛情邀请才去的”,说完这话,她又补充道,“虽然我很少露面,但我也会偶尔看看自己和作品相关的贴吧和论坛,当然我不会去直接跟网友们交流,因为那是读者们自己的空间,需要高度自由。我最喜欢看到读者们从我的文中发现某些细节出自某些书,这说明他们看得非常仔细。”

  对于业内争议已久的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争,藤萍摇了摇头,“我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传统文学和网络文学之分,一样都是小说、诗歌、散文和故事。区别大概就是民国的人写的,50后60后写的,70后80后写的,或者是90后00后写的而已,每个时代的故事都有每个时代的烙印,就像瓷器一样。可能网络文学给人的印象比较没文化吧,其实不然,网络文学中的考据派也是很有文化的,只是大家不了解而已。比如同是火星小说签约的道门老九,对于道家文化的造诣恐怕非一般人能及。”

  B面:从户籍民警到出入境民警

  上午8:00,出入境民警叶萍萍同平常一样,提前半小时到政务大厅进行电脑调试和系统测试,为当天的窗口服务工作做好准备。

  尽管出入境的工作不像交警需要站马路风吹日晒雨淋,亦不用像刑警那样通宵达旦办案,但这个工作也并不同外界传的那样轻松,“一般在出入境前台窗口工作两年以上的女民警都会脸上长痘,内分泌失调;另外就是往年办证还分高峰期和低谷期,近两年办证的人数显著增长,已经没什么区分了。”叶萍萍说道。

  这里的叶萍萍不是别人,正是藤萍。

  “‘藤萍’这个名字源于我2001年出版《锁琴卷》时用的笔名,意思是‘喜欢藤真的萍’,藤真是当时我非常喜欢的老庄墨韩sd同人文《名门恨》的人物。”她表示。

  当然,“藤萍”的名气远远高于“叶萍萍”,她也似乎已经习惯并且享受这种“圈子之内她叫藤萍,圈子之外她是叶萍萍”的现状。“这很正常,就像沧月、天下霸唱、南派三叔这些耳熟能详的作者,大多数人仍不知道他们的真名一样。”

  谈及法律系的才女为什么会走上普通民警的道路,出乎意料的,藤萍的答案并不像此前媒体宣传的那样“是一种夙愿”,她表示一切都是机缘巧合,“我在没有想好要干什么的时候,刚好陪闺蜜去考公务员,莫名其妙就考上了人民警察。”

f44d305ea5951badf67a21.jpg

  正是因为这种“莫名其妙”,藤萍从警已有十余年,从最初的户籍民警到现在的出入境警察,成为一名不折不扣的“警界老司机”。十余年的磨砺和成长,生活早已将她的状态反复打磨,不留棱角,“上班前我很少要求别人必须怎样,但是上班后我需要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询问和解释,有时候遇到手续不齐的申请人,我也只能是要求他们尽快补齐哪些哪些材料。”

  工作之余,作为一个女儿、妻子和母亲,藤萍的空余时间也被安排得满满当当,“我以家庭为重,工作是为了家庭,生活是为了所爱的人。我写了十几年的故事,里面大部分的坏人临死前都在后悔没有好好过日子,没有珍惜深爱自己的人,所以特别在意陪伴这件事。”

  不过正是这样,藤萍的写作一直时断时续,“我码字的习惯是坐在电脑前从早摸到晚,不是那种短时爆发型的。不过我还有很多新作品的创作打算,尽管有很多坑要填的。可能是先填一个就坑,然后再开一片新文,再填一个旧坑……”

  A面B面之外:我们发现“李莲花”的影子

  通观A面B面,不得不庆幸于她的坚持,让我们既能看到出入境窗口辛勤工作的叶萍萍,也能看到在自己构建的世界观中笔走游龙,尽情挥洒的网文作家藤萍。

  毕竟,连家人一开始对她的两个身份都不太认可,“我妈妈一开始既不喜欢我当警察,觉得这个职业非常‘粗鲁’,也不喜欢我写小说,她希望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当个白领。后来大概是麻木了,就勉强接受了。现在妈妈会看我的小说,她喜欢李莲花。”

  同她妈妈一样,对于自己创作的作品,藤萍最喜欢的角色亦是《吉祥纹莲花楼》中的李莲花。看过她这部作品的人都知道,作品中的李莲花原先是四顾门门主李相夷,因为重伤后变成李莲花成为一个不懂半点医术的江湖神医,性格温和善良,反应慢一拍,功夫极差,凭借智慧破获了江湖上几宗离奇诡秘的凶案,后旧伤复发,右手残废,双眼近乎失明隐居东海小渔村。

  正如有网友在评价李莲花时写道,“极喜欢李莲花这种人,君子藏锋携酒负琴天涯走遍,年少时意气风发都只是人生的一个幌子,就此遁隐于市乐其所乐也未尝不是一种完满。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不须常富贵,安乐似神仙。”

  她本人也在后记中提到,“我是很认真的在写莲花这么一个人,他的故事或许有些喜剧,也有些儿戏,但他的人我是尽力在写的,他是个普通人,好人,有点小聪明,未必当真是聪明绝顶,但他快乐。他知道该怎样会让自己快乐,人生许多事,觉得是大事便是大事,觉得是小事便是小事,数十年光阴,意气风发富可敌国都不过浮云,既是浮云,何苦执著,平静、安康、快乐才是令人愉快的。”

  或许,从李莲花的故事和她的后记我们可以模糊看到藤萍本人的人生亦有李莲花的影子:她之前是中山大学法律系的才女,在如今的网文界也是呼风唤雨的一号人物,但她又鲜在公开场合以“藤萍”的名头露面,以叶萍萍的普通身份干着户籍警察和出入境民警的工作,甘于平凡,活在当下。

  “我同事大部分时间都不知道我在写什么,而且大家工作都很忙,没人有空理睬我这种‘小透明’。”她面色平静。

  谈及网文同行,藤萍又非常谦虚:“我等小民,只是打开电脑写几个自己喜欢的故事,感慨下人生,做一点小梦而已。网文作者是一个飞速发展的好职业,新一代的作者们各有各的才华,远胜于我,我希望新的作品都拥有好的世界观,能让看故事的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