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江湖 > 作家风采>正文

美女作家“七英俊”:不收费阅读是因为我懒

时间:2017-12-07 14:31:16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七英俊是个透着灵气的网文作家。

  业界大大小小的活动、座谈、颁奖、培训,只要她出现,就基本吸走了目光,捎带几台欲意拍照的手机。

  一是长得好看。身材清瘦,皮肤白皙,明显的美人尖配着一双内勾外瞧的丹凤眼,是很英气的长相。二是思绪活络。她语速极快,讲到感兴趣的话题总有些眉飞色舞,整个人往外散着青春气。

  在记者的专访中,可以用一句话总结这种特质——当记者问起“为什么取名叫七英俊”时,她会回答——“因为我很英俊。”

4193102-201712070638174012.jpg

  她的文风亦是如此。

  在刚刚获得第二届网络文学双年奖优秀奖的出版作《有药》的封面上,赫然挂着“魔性小说”、“鬼畜风格”、“高能脑洞”等推荐语。同样是穿越题材,她却能写得让读者“怀疑人生”,随便拎一句出来就是个段子——

  楼足有七层之高,是当今圣上特准的规格。集酒肆客栈勾栏赌坊于一体,服务理念超前,又兼碧瓦朱甍极尽华美壮观,可谓风头无两。因为落成时殊无牌匾,便被百姓简称为,“特别高的楼”。

  如今,七英俊被称为全能型写手。

4193102-201712070638176512.jpg

  除了写小说,她还是B站有名的up主,做字幕,剪视频,写同人歌都有涉及。《全职高手》话题下,点击量最高的同人视频,歌词就出自她手。《大圣归来》广泛流传的一句“从此见众生,常如重逢一故人”也是她填的词。

  多边发展下,七英俊的粉丝也积累了不少。12月12日,她的新书《记忆倒卖商》将正式预售,这部作品并未在网上连载,而是直接出版的。粉丝热情却丝毫不见有减,微博下全是“排队等付款”的模样。

  这次,七英俊讲了一个专门取走和转卖别人记忆的团伙作案的故事,脑洞依旧。

  正如她的微博简介所写:我有一脑洞,可纳山与海。

4193102-201712070638178812.jpg

  90后网瘾少女

  为看Vitas演唱会中考没写完就交卷了

  七英俊是个土生土长的杭州姑娘,90后,眉眼长得有点像汤唯,又有点像颜值巅峰期的黄圣依,在城西一带长大。和那片的90后一样,从小到大跑的最多的地方,就是西城广场。

  小学浙大附小,初中绿城育华,高中终于离开城西,远征滨江——到了杭二中。

  那时正逢出国潮,七英俊的高中是在美国念完的,“身边的小伙伴都出国了,那我本来英语也还可以,就也出去看看。”

  大学,她考进了全美文理学院排名前20的汉密尔顿文理学院。家里人说学艺术会没饭吃,她便完成了艺术和经济的双修。

  这一路,俨然是个学霸的样子。

  要说学霸是如何炼成的,她在天赋型和努力型之间犹豫了半天,委婉地说:“学习上如果让我自夸有天赋,我夸不出口;如果说我努力呢,又是个骗局。”

  好的,天赋型。

  如果要给七英俊的青少年时期下个定义,比起“学霸”,“网瘾少女”会贴切得多。

  为了防止她上网,家里电脑的密码一个月换一次,“但我还是有办法破解。”七英俊语气中透着一股鸡贼。她的办法是,先“程序正当”地表示自己要查资料,叫父母来开一下电脑,输密码时,她会自觉站得很远,“其实我是在瞄他们输入的手势,大概记得几个键,下次再给它试出来。”

  这么千辛万苦地网上冲浪,为的不过就是追星。

  在她的小学时期,那个上网还得拨号的年代,七英俊已经掌握了论坛“灌水”的技能。

  “那时候《魔戒》上映,我特别特别喜欢,就搜到了魔戒中文论坛,各种疯狂灌水,灌到被封号,还被管理员点名批评。”于是,她当机立断注册了第二个马甲,去批评的帖子下面留言——“封得好封得好”——她在网上如鱼得水。

  七英俊的喜好很特别,《魔戒》是她萌过最大众的一个圈子,用行话说,其他都是“北极圈”——圈内同好者寥寥。

  比如国内粉丝不超过十个的几个俄罗斯歌手,“还不是Vitas”她强调,“就是有这么冷”。问起这些俄罗斯小哥哥的名字,七英俊表示还是别说了,“不然很容易挖出我以前的账号,哈哈哈。”

  这些俄罗斯歌手的歌词自然都是俄文,为了搞清楚他们在唱什么,她一个词一个词地在网上翻译,追星必备的剪视频技能也自学成功。长时间泡在网上,导致她网上的朋友比现实生活中要多得多。

  在整个追星时期,她干过最疯狂的事就是为了看两小时后Vitas在上海的演唱会,中考最后一门政治没写完就交了卷。

  为了这场演唱会,她吃了一个月的青菜白饭,从压岁钱和零花钱里生生省出了1800块买票。“现在回头看看追星少女的日常,觉得很不可思议啊。”

  对于自己独特的取向,七英俊有两个解释。

  一来确实喜欢俄罗斯的音乐;二来她承认,是为了不一样而不一样。“那时候,国内同学哈韩,美国同学喜欢Justin Bieber这一类的偶像。我就觉得,我是跟你们不一样的,感觉自己品味比较清高吧。

  事后去看,其实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不过,无论是追星还是上网,触发点都是不安分、躁动的好奇心,以及追求个性的中二心态。从网瘾少女到网络作家,七英俊这一步迈得水到渠成。

  初中她就开始写北极圈的同人文

  主角有声优、心理医生和字幕组

  对七英俊来说,网文的界限很模糊。

  因为平时父母不让看闲书,所以无论是小学的金庸,还是初中的古龙温瑞安,几乎所有文章,她都是在网上看的。“在我看来他们都是网文。”

  难得的实体书采购机会,被安排在暑假。

  七英俊每年暑假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新华书店,拎三个塑料袋的书回家。那时她是标准的初中文艺少女口味:村上春树全集、毕淑敏、米兰昆德拉、杜拉斯、萨冈、《哈利波特》和《魔戒》全集。最时兴的也没落下:韩寒的《三重门》和郭敬明的《幻城》。但也就止于这两本代表作,还是我们熟悉的原因:不想和别人一样。

  聊到阅读,七英俊还挺骄傲的:“我的阅读习惯是我自己培养的。”

  在她看来,小时候大量文学作品的阅读积累直接决定了日后的脑洞程度。这个90后姑娘时不时会冒出一个老成的结论性观点:“人读书要趁早,等到过了一定年龄以后再看书,更多的是一种修身养性,不会改变你的思维方式或者想象力的东西了。”

  而她的写作欲望,则是从同人文开始滋长的。

  若真要追溯第一次,还是小学的《魔戒》,她在魔戒中文论坛肆意发挥想象力,写着小学生才会写的文章,“反正也没有人回帖。”

  上了初高中,她开始写北极圈的同人文,行话叫“冷文”。受制于偶像在中国的粉丝数,她的同人文写出去,看到的人不会超过100个。

  阅读基数这么小,写文的动力在哪里?和梦想什么的没关系,七英俊脱口而出:“靠爱发电吧。”

  她走出北极圈,是在大二那年。只身一人在国外,难免孤单,想要获得的认同感和陪伴感也与日俱增。

  而原创故事的受众是没有门槛的,在网上长大的七英俊的脑洞终于得以在大众面前发挥。现在,她的风格被冠以三个字——脑洞文。

  譬如,她是个非常善于发现槽点的人。看电影时,脑中会飞过无数弹幕,然后回家剪成一个吐槽短片。

  一天,她看了篇十年前的穿越文,发现了很多槽点,“比如站在古人的立场上,一天到晚有人穿越过来,这些古人会不会习以为常呢?”

  把这些槽点变成了一篇篇文章,于是,就有了《有药》。打头的一篇,就是个会根据你在现代的不同技能,分配你去宫中还是边疆的故事。

  而七英俊原创的处女作,讲的是声优。

  因为大学期间曾在服装公司和游戏公司实习,参与的都是十年一剑的幕后工作,所以她对幕后工作者有着特别的好感。看到一个东西她便会想,准备这个东西的人在幕后做过哪些事情,如果想不出,她就会去查。查完以后若觉得很帅,就想把它写出来。

4193102-201712070638180512.jpg

  “好奇心很重,可能也是写文的一个必要条件吧。”

  除了声优,她还写过心理医生和字幕组。而真正让她走红的,便是关于字幕组的长篇小说,《呵呵》。“这文一开场就很火,因为字幕组是一个从来没有在网文中涉及到的职业,我是第一个,所有人都很感兴趣。”

  常看其他国家影视作品的人对这个职业一定不会陌生。字幕组由一批同好者自发组成,协作为外国影片配上本国字幕。每个字幕组都有自己的风格和领域,像前段时间大火的“衣柜字幕组”,就只翻译美剧《权力的游戏》,且以贴心的名词解释和精良的翻译质量闻名。

  字幕组作为职业的特殊之处在于,他们在线上合作,而且不以盈利为目的,绝大部分的字幕都是免费分享的,更像是一个爱好者团体。用七英俊的话说,便是“字幕组,一个永远深藏功与名的存在,一个江湖。”

  在《呵呵》中,我们看到了这片江湖背后的游戏规则和人情冷暖。比如不同字幕组为了抢首发的时间战、选择不同剧目进行翻译的心理战、互相挑错的口水战;专业方面,他们是如何将晦涩难懂的台词翻成平易近人的汉语的;还有字幕组内部,比普通网友更深的情谊…

  《呵呵》是一部极具七英俊风格的小说,既具备很强的“网感”,不少段落直接以QQ对话的形式出现,又有很高的专业度和完成度。

  为了写好整个生态环境,她花了一个月时间做调查,采访了不少“混过字幕组”的朋友,或朋友的朋友,或粉丝,或粉丝的朋友。

  最能体现她在写作上逼近处女座的自我要求和文字洁癖的,是开篇的两句声明——

  *文中所有影视剧情皆为虚构。

  *文中所有英文和法文的诗歌、台词等中译皆为作者自译,未经授权请勿使用。

  对版权对文字都有洁癖

  不断精修是写作习惯

  《呵呵》中的字幕组,主要翻译一部讲述法国一位红衣主教黎塞留的美剧,《红袍加身》。

  在一些章节的开头,七英俊会放上部分剧情。因为剧情太过完善,整体走向、细节描写都太精致,完全可以独立成篇,大部分读者都以为真的有《红袍加身》这部剧。

  事实上,这真的只是七英俊大动干戈原创的剧中剧。

  “ 一直在写一个字幕组的工作过程,却不写他们最后的工作成果,就像是你在写红烧不写鸡翅一样。”她解释道。

  七英俊写文的洁癖分为两块,一是对版权有洁癖。

  因为初中时发在论坛上的文章曾被出版物抄袭过,所以她对抄袭一直有阴影,“被抄和被说抄袭是我的底线。”

  就在不久前,她旧文中的一个梗被微博营销号搬走,气得她在微博连打四个“原创的”,并“诅咒”道“希望盗梗和造谣的一辈子泡面没调料包”——这也是在网络世代下,原创者维权的窘境了。

  那么,若在小说中引用美剧也会有版权问题,所以剧中剧,无条件要自己写。

  二,是对文字有洁癖。

  七英俊算是网络作家中的异类,如果要比标点符号和“的得地”的正确使用,她毫无悬念能拿下第一。但在别人起码日更两千字的情况下,她却连日更都困难。

  “发出去的文就是泼出去的水。”

  在七英俊看来,如果后面情节没想好、捋不顺,她宁愿先缓一缓。所以即使每篇小说都有大纲,但最后出来的成果,离大纲都已经很远很远了。

  同时,她也接受不了灌水这件事,“如果一句有30字,我会删到15字,如果能用15字表达清楚,我绝对不用30字。”所以,不断精修成了她的写作习惯。

  目前正在连载的小说《夕阳红》正能体现七英俊文字上的强迫症。

4193102-201712070638181612.jpg

  这篇文一开始的设定是连主角名字都没有的“大纲文”,就这么边写边修边捋剧情,目前这篇“大纲文”已经有九万字了,还没有完结的迹象。

4193102-201712070638182812.jpg

  网友不禁调侃:正文不来个九百万对得起这九万字大纲?

4193102-201712070638184413.jpg

  七英俊则有点无奈地苦笑道:“《夕阳红》是大纲文,但它同时又有大纲的大纲。它离真正的文差在,主角的心理活动我是没有写的,很多配角的支线是没有交代的。所以以后还会扩写。”

  她并非一开始就追求这个“精”字。

  七英俊承认,五年前,她总喜欢做加法,“好像不加点辞藻就没法体现我的高端。”而写完《有药》之后,她发现了做减法的好处。

  “我现在只想一件事情,就是别人看这段的时候是否顺畅、是否愉快,是否能一秒钟看懂我在讲什么。因为故事终究是讲给别人听的。”

  关于做减法,她还有个理论。

  她认为,我们身边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影视、平面作品,画面感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所以很多场景是不需要交代的。

  “古代,18、19世纪的小说,一个风景可以写个三页。因为那时候的人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村庄旁边的集市,这本书是他们了解这个世界的唯一方式。他们看这些风景描写肯定是津津有味的,因为那是他们没有看到过的东西。

  但现在是信息过剩的时代,如果我说一句星际战争,你的眼前是不是会浮现一些画面?那我还需要很细致地描写这个飞船是什么样的,这个仗是怎么打的吗?

  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因为你自己已经有画面感了。”

  “现在,我只写我自己看得下去的东西。”

  (后记)

  七英俊的路人缘非常好。

  她的微博没有刻意运营的痕迹,大部分时间像个段子手,吐槽这个吐槽那个。小部分时间推广自己的小说——但不是那种打榜求票,她的更新常常是以长微博的形态发在网上,后期发在晋江,也只是为了备份——也就是说,免费阅读。

  这让人一度很怀疑,她的收入来自哪里?

  她回答得倒很坦然:“不收费阅读是因为我懒。”

  如果要收费,就要在网站入V,入V就要保证日更,要吸引阅读量,那还要申请上榜,要申榜还要去后台发申请帖…“太麻烦啦!”

  目前,没有网站压力的写作环境正好保证了七英俊的强迫症发挥余地,没灵感就停一天,看看书看看电影。

  全职写作之前,她曾在阿里巴巴的HR部门工作了半年,做的是企业文化,非常忙。和杂志连载的压力一叠加,思前想后之下,她放弃了前者。

4193102-201712070638185763.jpg

  幸运的是,《有药》的影视版权马上就卖出了,出书也有版税到账,“养活我自己其实还挺简单的,没什么压力。”

  目前,七英俊的想法还挺多的。

  想写一个古代超忆症患者的故事,想写阿加莎那种有人文关怀的悬疑推理,想看自己的作品漫画化,甚至以后希望能亲手改编自己的作品。

  七英俊这一路非常顺遂,难得的是,她的好奇心、强迫症和随遇而安形成了一个闭环,彼此推动,彼此消磨。她可纳山与海的脑洞没有吞没自己,也没有滋生出任何的世故圆滑。

  正如她自己说的,这顺遂也许是好事,也许不是。

  “但我很满意现在的生活,最满意的一点,就是可以在淡季去旅游。”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