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网文江湖 > 作家风采>正文

血红:好文字和好故事总有着无穷的生命力

时间:2017-11-28 13:49:34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MAIN201711271109000303161164240.jpg

  提起血红这个名字,在网络文学中大家都不陌生,他是玄幻界大神级人物。对于玄幻文学来说,到底与现实是什么样的关系呢? 血红表示,任何小说都是来源于现实的,“我们这一代的网络作者,普遍都受到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大师的影响。我们崇拜侠客,我们憧憬中国最朴素、最原始的侠义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特的属于自己的侠客梦,一个热血慷慨、男儿自强的侠客梦。”血红说,他在争取让自己的角色积极向上,让他们恩怨分明,让他们正义正直,让他们充满了蓬勃向上的奋斗力量。

  血红,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副会长,中国作家协会第九届全委会委员。自2003年5月起专职写作,为起点中文网白金作者,创作有《升龙道》《神魔》《邪风曲》《巫颂》《天元》《光明纪元》《三界血歌》《巫神纪》等十七部长篇小说,共计四千四百余万字。

  1、我们用更加宏伟的想象、更加华丽的文字、更加波澜壮阔的情节,构造出了更加美丽动人的梦境。

  记者:血红老师你好,很高兴和传说中的“玄幻界的掌门人”对谈。得知今年2月,在第二届网文之王评选中,你位列百强大神,很好奇,你究竟是如何走进玄幻,走上神坛的,是不是也有一段不同寻常的逆袭路径?

  血红:我是2003年的夏天开始在网络上写作的。记不清到底是几月份了,只记得那时候天气很热,我正和一群大学同学租住在一起。从大学开始接触网络,就接触了最早的网络文学,从此就被网络文学充满想象力的文字和情节吸引。最初的时候,我就游走于网上的各个论坛,关注喜爱作品的更新。在那个时期,网络文学还处于萌芽状态,并没有专职的作者。所有的作者都是出自于兴趣,自发地在网络上进行创作。因为不是专职写作,所以写作的持续性就很糟糕,经常有非常精彩的小说,莫名地就没有了下文,作者也就凭空在网络上消失了。我最早追逐的好些网络小说都是如此,极少有完本的作品。完本的作品少,而且更新的时间和数量也不稳定,毕竟不是专职作者嘛。有些作品,两三周出一章更新,有些则是一个多月出一章更新。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我有两三本追了三四年的小说,三四年时间总共也就更新了二十章左右吧,后来也就彻底地没有了后续。

  等待更新的日子是苦闷和烦躁的,我会自己不断为喜欢的作品构思后续的情节,在无穷尽的等待中,无穷尽的自我情节补充中,心头就积蓄了太多太多的火气。终于有一天,控制不住心头的火气了,于是我就说,自己试着写点东西吧,把自己这几年想过的情节,想过的内容都写出来。于是就借用了和我一起租住的同学的电脑,开始了最初的写作。还是蛮顺利的,或许自己有几分写作上的小天分,第一本小说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很顺利地就坚持了下来。

  记者:你是较早成为起点中文网签约作家的,当时有一批作家可以说都成名于这个平台,但似乎现在较少有人能超越你们了,你觉得原因是什么?

  血红:一直到现在,起点中文网,还有阅文集团旗下的另外几个网站,其实都不断有新人出现,不断有实力强劲、作品可读性极强的作者涌现。只是可能和现在的网文发展有关,当网文推广的渠道越来越多,网文的数量越来越多,网络作者的总体从业人数越来越多,读者们的选择面越来越大,想要从这么多的网文和网络作者中间,记住新涌现的实力派作者,就比较困难。最初的一批网文大神,或许就是占据了“出名靠早”的优势,在从业人数还没有这么多的时候,在推广渠道还没有这么花团锦簇的时候,很简单地就将自己的名字烙印在了书友的心坎,所以才形成了问题中的这种印象吧。

  记者:以往“玄幻”并不存在我们正规的课本中,在一部分人看来它是“邪门歪道”,或者不切实际的无用文学,网络不同于纸质反而成了滋生它的沃土。喜欢的人着迷,不接触的人排斥,在你看来,我们应该以怎样的眼光来看待“玄幻”? 你个人在玄幻世界中又得到了怎样的满足?

  血红:每一个孩子,都有一个属于童年的、光怪陆离的梦。在梦中,他是大英雄,他是大将军,他能飞天遁地,他能排山倒海。我们童年时的这种自我代入、自我营造的梦境,就是玄幻的根源所在。玄幻小说,只是每个人都有过的童年梦在现今社会的投影。我们用更加宏伟的想象、更加华丽的文字、更加波澜壮阔的情节,构造出了更加美丽动人的梦境。玄幻小说,是属于成年人的童年梦。

  当今社会,生活节奏极快,工作压力、家庭压力让我们只能加紧步伐、努力工作,每天都忙得滴溜溜转。玄幻,是快节奏的都市生活中,一小块存在于心头的梦境乐园。在工作、生活、家庭、社会的各方面的挤压下,玄幻让大家有一小块放飞思想的想象空间,让大家可以重温童年时的梦想。为什么玄幻会受到很多读者的喜爱和欢迎? 或许就是在读者们自己不知不觉中,他触碰到了心头最柔软、最童真的那一小块世界。于我自己而言,我能够在成年之后,用文字讲述自己的童年梦,将我脑子里那一片飞天遁地、追星拿月的梦境讲述给大家听,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事情?于成年后,依旧讲述童年梦,这是一份幸运。

  记者:尽管在夹缝中生长,你的作品《巫神纪》《三界血歌》《光明纪元》等至今仍然吸引了数以百万人的追捧。你如何看待玄幻对于中国读者这种影响? 在国外,玄幻又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像《魔戒》《指环王》《哈利·波特》等等,中西方玄幻的不同在哪里?

  血红:一如前面所言,玄幻在当今快节奏的生活中,它出现了,它存活了,它发展了,自然就有它出现、有它存活、有它发展的道理。或许这也是读者们随着社会发展而必然出现的需求,读者们需要在这快节奏的工作生活中,找到新的娱乐方式,找到新的心理慰藉。在拥挤的地铁上,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在忙碌的工作生活间隙,拿起手机,看一章刚刚更新的玄幻小说,让紧张的灵魂稍微腾飞一下,为了书中主人公的精彩经历会心一笑。能够让读者发自内心开心地笑起来,我想,这就是玄幻的影响,这就是玄幻的作用。

  在国外,玄幻的影响力显然更强。如果将超人、蝙蝠侠、蜘蛛侠他们也都归入玄幻的一类,那么在国外,玄幻堪称是陪伴着一代一代外国读者成长,在他们生命中留下了深刻烙印的瑰宝。这些超级英雄不仅仅是用自己惊险曲折的故事娱乐了这些外国读者,他们更是用自己的正直、正义、勇气,影响了这些外国读者的世界观。从这一点上来说,玄幻在国外的影响力非同小可。

  而中西方玄幻的不同,或许更体现在,我们拥有更丰厚的文化底蕴,我们拥有更精彩的历史传承,我们国人拥有更加惊才绝艳的想象力。所以我们的玄幻在素材上更加丰富,我们在玄幻中融入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文化特质,衍化出的故事、世界、人物就更加精彩,同时也更符合我们国人的审美观,当然也对外国读者拥有了非同寻常的吸引力。

  记者:在你看来,玄幻继承了怎样一个文学的脉络? 在一部作品的开始,你是如何起笔构思一部玄幻作品? 是根据读者口味来撰写多,还是根据个人的喜好来撰写多一点?

  血红:就我个人而言,我写作更多是根据自己的喜好来写。在写一本书之初,我会设定一个世界,一个完整的,拥有自己的物理法则,拥有自己的文化人文,拥有自己独特的自然风貌,也拥有自己独特的自然族群,更拥有一定的历史背景的世界。我会设定这个世界的人的性格特征,设定他们的行为模式,设定他们的价值观。然后,我会设定一条主线,一条影响世界运转的故事主线。我最后会设计一个主角,几个配角,设定他们的年龄、出身、教育程度、性格特点,然后将他们丢入这个世界,让他们围绕着这条故事主线,在这个庞大的世界中随着故事主线的发展,自行地去产生命运的交错和碰撞,从而演绎出一个完整的故事。

  所以我的书没有固定的脉络,没有可揣摩的故事情节。对我自己而言,故事的发展也是陌生而未知的,每上手写一章新的故事时,我自己也不知道故事会如何发展。或许就是主角、配角的一句话,就引发我脑子里的灵光一现,故事的发展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转折中。每写一章都有一种全新的未知感,这是一种极其享受的写作过程。

  记者:你的玄幻小说中有不少镜头和描述,在我看来和中国神话故事、人文历史有很大相似之处。比如《巫神纪》,开篇即是“在广袤无垠的混沌虚空中有无穷无尽的‘世界胚胎’孕育生长。”这很像《盘古开天辟地》,你是怎样看待玄幻和神话以及历史之间的关系的?

  血红:没有记录下来的历史,经过祖辈们一代代的口耳相传,经过一代代先祖有意无意的艺术加工,一场普通的战斗,或许就能演化成为一场战天斗地的宏伟战争! 用确凿文字记载下来的历史,那是历史。没有用文字记载下来,只存在于老人们口中的历史,逐渐就演变成了故事,在岁月的浸淫下,故事变成了传说,而传说,最终会变成神话! 谁也说不清,我们现在所谓的神话,在太古时代,是否是真正的历史中发生过的事情呢? 神话带着一丝历史的气息,神话带着先祖们一代代的艺术加工过的韵味,神话自然就成了玄幻繁衍发展的最佳土壤,也成了玄幻最丰厚的素材宝库。

  记者:在你的作品中,“侠”的精神依然留存,比如《逆龙道》让光明与黑暗的对决,不少角色的设置也体现着中国人骨子里的正义感,还有对侠客的崇拜等等,是否也有借鉴武侠小说的元素?这些元素依然要在文学中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金庸、古龙、梁羽生等武侠大师对你是否有过影响?

  血红:我们这一代的网络作者,普遍都受到过金庸、古龙、梁羽生等大师的影响。我们崇拜侠客,我们憧憬中国最朴素、最原始的侠义观,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特的属于自己的侠客梦,一个热血慷慨、男儿自强的侠客梦。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丈夫一诺,千金不移。我们沉醉于这种朴素、朴实的正义观,所以我们在自己的文中,在我们设定的角色中,他们同样拥有这样的特质。这些朴素、朴实的精神元素,让我们的角色积极向上,让他们恩怨分明,让他们正义正直,让他们充满了蓬勃向上的奋斗力量。

  我们的书,总体的精神基调是向上的,是积极的,是正义的,我们书中的主角,他们总是在和各种各样的负面力量、负面人物作斗争。在他们身上,同样寄托了我们朴素、善良、正义、正直的价值观。

  记者:在现实层面,你觉得玄幻和现实世界是怎样一种关系?

  血红:玄幻小说的一切素材,一切因素,无论是人物还是世界,乃至整个故事,一切都源自现实。我们的人物身上,拥有现实中无数实实在在的人身上提炼出来的因子。善良的,残暴的,正义的,邪恶的,光明的,黑暗的,所有的人性因子,在现实中都能找到原始的模板。我们架构的世界,组成这个世界的众多元素,也都有着现实世界的影子。比如说巨龙、独角兽、盘古、扶桑木……这些元素都来自于现实世界。玄幻小说是玄幻的,而写小说的人,却实实在在地生活在现实社会中。现实社会和玄幻小说,就好像一个沙漏的两端,作者就是沙漏中那个最细小的孔,通过作者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沟通了现实和玄幻。

  2、我没有任何成功的心得可以分享,是趋势成就了我,而非我成就了趋势,这是一种幸运。

  记者:在你看来,终极玄幻会是怎样的? 会不会成为一种科幻? 你寄予的玄幻的内核是什么?

  血红:科幻带有一定的现实性,科幻故事中的各种设定,是根据现实的基本条件,可以用科学理论来描述的。而玄幻更多是基于想象力。玄幻的想象力超过科幻太多,基本上属于不可描述、无法理解的范畴。如果说现实的科学理论是一架梯子,科幻和玄幻是两座围墙,这架梯子可以够到科幻这座墙壁的顶部。而玄幻这堵围墙的高度,或许比这架梯子的总长度超出了太多。

  当然,我们可以强行用科学理论来阐述玄幻中的各项基本元素,比如传送阵可以用量子理论来阐述,符文阵法可以用超大规模集成板和高能物理来解释,巨龙和独角兽也能用基因工程、生物科技来解决。然而,玄幻的力量层次依旧超出了现实太多,或许在未来科学技术极大发展后,玄幻也能用科学的理论进行描写? 而我的玄幻内核就是无穷尽的想象力,永远不被任何现实约束的想象力! 一沙一世界,这并不是我们玄幻的极限所在。

  记者:如今,越来越多的玄幻作品被改编成电影、影视作品,成为一个个再次激活的网络爆款,即便有的作品特技很渣,但不少观众还是会津津乐道。你平时会看这些玄幻影视剧吗? 怎样看待这种影视风潮?

  血红:将一本优秀作品的内在价值最大化,将一个优秀作者的心血价值最大化,让作者能够更有动力去写作,吸引更多的读者关注作者,让作者的付出得到更广泛的认可,我觉得,这才是玄幻作品改编,这才是玄幻IP开发的根本目标所在。

  IP的开发,前提是优秀的作品,是优秀的开发团队,是完善、成熟的开发流程,是严格而完备的开发监督。要么不做,做就要做精品,商业效益、社会效益必须兼顾,要对作者、读者、作者所属的平台、产业、乃至整个社会,全都造成正面的、积极的、向上的影响,不要急于求成、滥竽充数、冒进冒失的盲目开发,要做有口碑的精品,而不要做一时博眼球的滥觞。

  记者:可以说,你的人生因为玄幻而改变,那么你如何看待人生的选择和所谓的成功渠道?你认为一个成功的网络作家,在收入、事业和社会尊重方面,最看重的是什么?

  血红:有时候,真的是小小的一个选择,会影响人的一辈子。我写玄幻,纯粹是出自偶然,并非我刻意的选择,只是一时的爱好驱动,只是一时的冲动所致。我没有任何的成功心得可以分享,我只是在某个必然的时间点,做了一件符合未来的某些必然的事情,而这些必然发生的事情汇合成了网络文学的发展潮流,带着我向前奔跑、向前发展。是趋势成就了我,而非我成就了趋势,这是一种幸运。

  于我个人,现在我写作的收入,可以让我安安心心地构思自己的小说,衣食无忧、静心创作。我或许能算一个比较成功的网络作家,收入、事业和社会尊重这三方面,我觉得,这是三者一体的事情。事业发展得好,收入自然水涨船高;事业发展得好,勤勤恳恳写作,本本分分做人,极力实现自己的个人价值、回馈社会,自然就会赢得社会的尊重! 一个人,只要努力上进,只要勤奋勤勉,只要谦虚谦和,不断学习,增强底蕴,将自己的工作做好,自然会事业顺利、收入增加,身边的亲朋好友、同学同事,也自然会看重你、尊重你。所以,我们当敬业、当谦虚、当勤勉、当遵纪守法、当友爱孝悌,努力实现人生价值。

  记者:很多网络大神都在拼速度,比如有的作家每天日更至少一万字,你怎样看待这种有些疯狂的状态? 那么你如何在速度中依然坚守文学理想,又是如何克服自己的疲惫的?

  血红:写作于我,已经不是一种工作,而是一种铭刻在骨子里的习惯,一种日常的生活状态。写作于我,是一种乐趣,一种享受,一种每天必须为之的生活。一天不写,我会心神恍惚、坐立不安,总觉时光虚度,辜负了自己和读者;只要认真写出两三章文字,就会神思遐飞,心旷神怡,颇有多喝了七八杯热茶后两腋徐徐微风生,通体微汗通畅快慰的欢乐。

  而日更至少一万字,于我而言,并不能算是疯狂。在我写作的最初期,我的老书友给我统计过,我最多的一天从早到晚,更新了足足九万字。或许那时候才叫做疯狂! 我现在,每天写作两到三个小时,固定写作一万余字,剩下时间都用来阅读,看自己喜欢的书,翻自己需要的资料。这更多的是一种享受,对我并非一种负担。每天能沉浸在自己最喜欢的文字世界,心无旁骛,只有阅读和写作,这是何其快乐的事情?

  因为快乐,所以不觉得枯燥,也没有疲累疲乏的感觉,每天都精神抖擞,每天都乐在其中。

  3、传统文学不可能被边缘化,好的文字,能够震撼灵魂的优美文字和美好故事,总是有着无穷尽的生命力。

  记者:平时除了书写玄幻小说,是否还有其它题材的创作? 空闲下来的时间,你有哪些阅读偏好? 又有哪些好的影片可以推荐?

  血红:我的写作类型,可能是最驳杂的。玄幻,只是网络文学的一个大类。我除了玄幻类的题材,我还写过都市类、科幻类、仙侠类、奇幻类的题材。总之,某一个创作阶段,我突然迷上了哪一种类型的小说,我就会进行相关的创作。

  我每天会花七八个小时阅读,阅读的题材很广泛,传统经典、网络小说、天文地理、历史生物、寻幽猎奇、灵异志怪……而这些复杂繁琐的书籍,也就是我创作最大的素材宝库和灵感来源。我并没有特殊的阅读偏好,只要是文字,我就喜欢读,就算是三两句的心灵鸡汤,也能引发我的共鸣,激发我的灵感。有时候,一篇游记中两三张好看的照片,一个小酒馆,一个小酒窖,一个小巧精致的古堡,都能触动我的灵感,形成几个美妙的场景,编制出一长串的故事情节,脑补出一些人物角色的命运变迁。

  阅读的时候,全身心沉浸在里面,不仅仅是粗浅地阅读文字,而是在即时地进行联想、进行演绎、进行推演。每一次的阅读,都是一次全方面的创作过程,这种感觉美妙无比。

  至于影片,可以推荐的好影片太多了,实在懒怠一一赘述。就和书籍一样,精彩的书无数,精彩的影片也无数,每部影片,都值得去仔细揣摩、认真学习和汲取。

  记者:身为上海市网络作家协会的副会长,你在任上希望对网络文学有哪些引导? 对于新进的网络作家你有哪些想对他们说的?

  血红:对于新进的网络作家,我的意见是,不急不躁,认真写作,广泛阅读,夯实基础,努力争取写出精品,形成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任何事情极难一蹴而就,无论任何行当,想要做出成绩,都需要时间的积淀,需要不断的努力付出。

  网络文学也是如此,在当今网络文学快速发展,网络作者、网络文学作品越来越多的情况下,想要脱颖而出获取大家的注意力,就必须写出有特点、有特色、精彩的作品。每一个网络作者都要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语言、文字、故事流程、叙事手法,只有这一切都带上了自己鲜明的个人烙印,才能在数量庞大的网络文学作品中,让人认识你、记住你、喜欢上你! 每一个网络作者,都需要有一两本代表性的精品,这需要潜心地创作、认真地创作,不为一时的风潮而影响,坚定地走正确的创作道路。

  记者:你认为网络文学与传统文学之间到底有怎样一种关系? 有人说传统文学正在走向边缘化,甚至总有一天会被取代,对此你有什么样的思考与判断? 随着传播渠道的改变,网络文学包括玄幻文学是否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血红:其实我不是很认同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的划分,从文字本身而言,网络文学其实也是传统文学的一部分。仅仅是因为传播渠道的不同,网络文学或者说类型文学,它出现在了网络上,依托网络而壮大发展,所以才有了“网络文学”的提法。

  有人说传统文学正走向边缘化,甚至总有一天被取代——这怎么可能呢? 好的文字,能够震撼灵魂的优美文字和美好故事,总是有着无穷尽的生命力! 我的书架上摆着许多的传统经典著作,我时不时地拿起它们温故而知新,这些经典著作的文字依旧能撼动我的心灵,引发我的思绪,这些经典著作,它们依旧有着强大而绚烂的生命力,哪怕隔了数十年、上百年,它们依旧生机勃勃引人入胜! 那些优美的、脍炙人口的散文、诗歌,一如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等等精彩惊艳的作品,时至今日仍然有着强大的感染力。

  传统文学是一株根基深厚的大树,生命力绵延不绝。或许因为传播渠道的关系,犹如百花绽放的网络文学在这些年比较吸引目光,但是大树就是大树,它的基础在哪里,它的底蕴在哪里,它的魅力也在哪里。我们现在不缺优秀的传统作家,他们拥有非常精彩、经典的作品,无非是一个传播渠道的区分,当传统文学和网络结缘,应当能结出更加绚丽的花朵,更加甜美的果实。传播渠道的转变,带给网络文学的,是更多的读者、更宽阔的舞台,这对网络文学的发展,有着极大的推动力。

  记者:你认为一部精品甚至是经典的网络文学到底应该具备什么要素? 网络文学如何平衡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之间的关系? 如何践行核心价值观,引导青年的人生观,成为主流文学的路还有多远?

  血红:精品,甚至是经典的网络文学,它应该有瑰丽神奇的世界,深厚迷人的历史,波澜壮阔的情节;无论主角和配角,无论正派还是反派,他们当有血有肉,让读者能够为他们的命运波折而欢笑、而哭泣。而精品甚至经典的网络文学,它的立意应当是积极向上的,需要讴歌一切美好的精神,正义、善良、宽容,爱情、友情、亲情,奋斗、拼搏、坚持。作品要让读者感受到真善美的存在,让读者每次阅读时,都能形成心灵的共鸣,让读者在书中人物的激励下热爱生活、努力工作、积极向上、自强奋发。

  一本经典的小说,必然能够造成巨大且积极的社会影响,拥有广泛而正面的社会效益;巨大的、深远的、积极的、向上的社会影响,定然也能带来良好的经济效益;二者并不矛盾,好的社会效益,定然带来好的经济效益。至于网络文学未来的发展,还需要我们共同努力。

  我以我心写我书,认真、努力地写,写出精品,追求经典,只要付出足够的努力,天道酬勤,当有不坏的结果。(记者:李金哲)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