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消遣 > 风花雪月>正文

夏烈推个人回忆录 讲述网文“大神”的浙江往事

时间:2018-02-28 08:47:07    来源:爆侃网文综合整理    编辑:爆侃网文 字号:TT

W020180227299034423235.jpeg

2011年前的夏烈

  “我唱了十年赞歌,也需要在新时代全面升个级了。通过这样一种梳理,去重新认识他们走过来的历程。既说他们的不容易,也说我们——他们和我还有什么问题。”

  说这番话的是杭州师范大学教授和文学评论家夏烈,他有很多重身份,但教师本职让他给人一种“特别会说话”的印象:任何时候任何问题,他都能条理清晰、句句到点地快速反应给你。

  但唯独说到“这十年”,他的语速会放慢,代表着努力回忆的“Emmm”和夹杂着感叹的“哎”总是不经意地冒出来。

  “这十年”,指的是夏烈和网络文学的十年,“他们”,指的是他打过交道的网络作家。

  2007年,在他的牵头下,杭州市作协类型文学创作委员会成立,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把“大神”沧月拉过来当主任。从此,夏烈开始了长达十年的组织工作。

W020180227299036022338.jpeg

沧月

  他是把网络作家推向主流的推手、桥梁,是网络文学的研究者,“说得卑微一点,也是他们的保姆(笑)。”若你问网络作家一个行业问题,他们答不上来的时候会给你“指路”——找夏烈。

  “老夏是我们的百晓生”,大神烽火戏诸侯曾这么对记者说。

  如今,“百晓生”想把这十年从回忆转换成文字:“这是我自身记忆的一部分,也是中国网络文学史很重要的一部分。”

  以2017年春节为节点,夏烈开始动笔,写到今年农历年前才完工。不仅大大超了deadline,狠狠拖了回稿,字数也刹不住车——写完原定的8万字,想说的才说了一半——生生把这本回忆录扩充成了上下两部。

  第一部即将在近期发行,书名叫《大神们·我和网络作家这十年Ⅰ》(以下简称《大神们》)。这是第一部关于网络文学的个人回忆录,后来还加了一个小标题:星火时代。

  2007~2013,是属于夏烈和中国网络文学的星火时代,也是“浙江帮”的起源。

W020180227299038183038.jpeg

  (一)

  如今,浙江是网络文学的重镇,其中一大特色就是作家多。不管是公开活动,还是私下小聚,“浙江帮”都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名号报出来,个个都不得了:天蚕土豆、烽火戏诸侯、梦入神机、蒋胜男、管平潮……

  而十年前,可完全不是这副景象。

  2007年,只在网上听说过彼此、从未打过照面的南派三叔和曹三公子在夏烈的安排下,坐到了一桌吃饭,“面了一次基”。

  落座不久后,夏烈问南派最近在干什么,对方答:“外贸生意。”

  他又问曹三公子喜欢的作家有谁,对方答:“卡夫卡。”

  十年前,还在主流边缘的网络作家仅挑两个出来,画风都如此迥异不搭,给“组局”的夏烈带来了不小的冲击。之后,他就像集龙珠似的,把这些已在网上拥有不少粉丝的浙江作家,一个个从二次元拉回现实中。

  “浙江帮”是他们在行业内的第一个小团体,杭州市作协类型文学创委会则是他们第一个身份上的栖身之所。

t01fe539c3cf4ceec4b.jpg

“浙江帮”元老:沧月、南派、曹三公子

  想起说服沧月当主任的过程,夏烈就连说了好几个“哎呀”——“真的很艰难,劝了好久都不答应”。

  其实沧月也是吃不准。那会儿的网络作家都不认为自己是作家,只觉得自己是个“码字儿的”,对组织自然有种间隔感。同时,出于不了解,也怕这层身份会成为束缚。

  沧月甚至询问过已经加入作协的蔡骏,就在夏烈觉得没希望的时候,沧月看着手机,悠悠地说:“蔡骏回复我了,他说加个作协也没有什么问题。”

  这么一句话,便是答应了。

  2011年,夏烈在杭州办婚礼,南派、沧月、陆琪、曹三公子都到了——“流潋紫有没有来,我得去翻翻照片。总之,浙江帮最初的核心人物坐在一桌,现在想想我都觉得不可思议。”

  最有意思的是,住在北京的安意如也赶了过来,她第二天一早在杭师大有个活动,想让夏烈陪着一起去。这本来没什么,但婚礼当晚,新郎官肯定是住酒店的,夏烈也没带多余的衣服。于是隔日一早,他穿着新郎官的衬衫便出门了,他在书中写到:

  这是我鲜有地穿着粉丝系的衣服站在众人面前。而一点点淡粉色的韩版衬衫让我有一些柔和与妩媚……我这一身粉色衬衫、白色西裤不是为安意如穿的;但最后也居然成了为她穿的!

  (二)

  关于这本回忆录,夏烈两三年前就动了念头。

  “南派、沧月、流潋紫的故事历历在目,大家见面也远不如以前多了。”说着说着,他又是一声叹息,“年纪大了,就开始回忆了。”

  在网络文学这么热的时候,很多人都想了解一下这些作家是怎么过来的,哪怕是为了偶像的八卦,《大神们》也提供了最私密的素材。

  而这其中的尺度也成了夏烈最难把控的部分:“涉及到作家的隐私,比如他们个人的情感,在圈内和别人的矛盾等等,我做了不少取舍。原则是,绝对不添油加醋。”

  为了保持客观,写到的大部分作家他都没打过招呼。烽火平时和夏烈走得近些,于是成为了小部分“打过预防针”的人。不过他没有任何担心,反倒洋洋洒洒地作了一篇序。在序中他写到,希望夏烈能为他们这批网络作家作一部列传——“这事儿只有你老夏能做。”

W020180227299043268826.jpeg

烽火戏诸侯

  为什么?

  从2001年开始,夏烈分别在浙江文艺出版社、杭州市文联、上海盛大文学工作过几年,2011年回到高校。

  这样的经历意外契合了网络文学的混生型状态:既涉及到了文化事业,又和文化产业紧密相关。

  “这些身份组合起来之后,导致我对网络文学特别敏感,且拥有较准的判断力。”

  对于判断力,夏烈最得意的两件事莫过于:把《后宫·甄嬛传》和《芈月传》留在了浙江出版,以及在雨果奖之前给了《三体》一座奖杯。

  十年前的局势是,从来没有浙江的网络作家在浙江出版,更别提热卖过。大家都会选择去北京和上海出版。

  于是,夏烈为了等《后宫·甄嬛传》之前的版权全部到期,跟踪了整整六年,终于和浙江文艺出版社合作,策划出版了“修订典藏版”。

  同时,由孙俪主演的改编剧大火,这个版本实实在在地热卖了一回。

  而直到现在为止,中国作协都没有设立有关网络文学的奖项。2013年,夏烈提出的“西湖·类型文学双年奖”,再一次使浙江走在了最前面。

  除去这个想法,真正让他满足的是自己的前瞻性——金奖颁给了还未走出科幻圈的《三体》。

  他记得当时大刘激动地不行:“原来除了科幻界,外面也有人认可我的作品。”

  2007~2013,“星火时代”正是从沧月开笔,到刘慈欣结束。

W020180227299046944299.jpeg

  (三)

  对于夏烈而言,这些年看到好作品就忍不住去“挖”来,成了一种“膝跳反应”。比如这两年,他看到90后的疯丢子和七英俊的作品,连叹几声“厉害厉害厉害”,便一把把她们推到了文坛,而她们也紧接着收获了不少不俗的成绩。

  夏烈是公认的文学评论家里最懂产业的人,却始终没有选择全身心地变成一个产业工作者。

  今年,他甚至打算将纯文学青年作家和产业做对接,整合他们的资源,对影视界开放。

  这种不收取任何报酬的推举行为,让作家和旁观者都很费解。

  南派在上升期时曾明确问过他:夏烈,你要什么?

  后来,许多年轻人对他说:夏老师,你帮我,我们可以合作,给你什么?

  现在,烽火在序中还是没放下这个问题:我们不知道老夏到底要什么。

  文学评论家的身份、大学教授的崇高感……这些传统文坛带来的自我衡量标准和价值观让夏烈在这个问题前无所适从。在他眼中,体面是没法和钱划上等号的。

  我想,《大神们》这本书可能就是答案——他们给了夏烈这星火燎原的十年。(浙江在线)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